第37章 第37章肯德基疯狂星期四VS清……_我老公他家财万贯还不爱回家
乐文小说网 > 我老公他家财万贯还不爱回家 > 第37章 第37章肯德基疯狂星期四VS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7章 第37章肯德基疯狂星期四VS清……

  相较于姜浅的极其社死,看着自己花价找人做的视频挂在热搜上的赵星宇,此时正在书房里激情地刷着评论区。

  天气明明已经够阴沉了,他偏偏灯也不开,连窗帘也拉得严丝合缝,只剩面前电脑显示器的光照在他油光发亮的脸上。

  右角的社交软件标志不停地闪,青年『揉』『揉』眼睛,后点进去。

  名为【姜姜后援会一号组】的群正在疯狂地刷着屏,还时不时弹出进群申请,管理员老人介绍的姐妹们都拉了进,那些粉丝则都加到了成立的二、三号组,让这个原本只有一千多个人的后援会疯狂扩着。

  [丢丢:好棒啊,会长做的视频也太好了。]

  [萌萌:我也觉得,群里的人越越多,感动。]

  赵星宇看着一条条类似的消息,因为熬夜而有些苍白的脸上『露』出笑容。

  他成功了,他终于成功入了敌人的内部!

  要知道之前妹妹因为时奕州结婚的事情发雷霆,在家里哭天哭地,他爸哄不人,就只能让他去揽这个事。

  赵星宇天生就不是出主意的料,结果赵容给他安排了个难度超的戏份,说是让他去拿姜浅,自己则去想办法找时奕州偶遇。

  妹妹那边进度怎么样他不太清楚——虽看热搜就知道不太顺利,但他这里可是好得不行。

  一开始她走错了路,想着干脆天天去缠着姜浅,结果吃了闭门羹,但慢慢让他发现了一条路子。

  姜浅刚进演艺圈不久,只有一部还没播出正式版的综艺,以及还在拍摄中的《崇安》。

  赵星宇本想说是混入她的后援会,想办法会里的人搞好关系,最后以粉的身份赢得姜浅的注意力,让她对自己刮目相看,当,要是能赢取个芳心是最好的。

  而在他进了这个【姜浅后援会】以后,发现里面就二个人。

  他还没开始发挥呢,招呼发了个一千块钱的红包就推举到了副会长的位置;没三天,又因为在超话卡的勤,一子就变成了会长。

  赵星宇这辈子没有这样重视,当场就承诺一定要好好干这个‘工作’。

  他没接触娱乐圈的东西,就学,什么卡站姐对家物料,什么不懂学什么;他还用自家亲爹给的资金购入了一波摄像设备,准备拓展一站姐的活。

  于是,在赵星宇的努力,进入姜浅的后援群的粉丝越越多。

  他精心准备了好一段时间,组织了一批在a市有闲暇时间的粉丝一起给姜浅拍了一段视频,想等着他综艺开播、开始圈粉的时候做宣传用。

  结果没想到太不巧了,一子爆出了这么多事。

  什么星娱、时悦,一个个跟雨后春笋一样冒出;他要是现在不发,之后发出效果就差多了。

  而且刚好还可以借他们的势——现在姜浅在微博上一子出了名,原本几百万的热搜,他花了一半不到的价格就拿了。

  “她一定很感动吧。”赵星宇的鼠标回回地拖动,自己精心制作的时评看了好几遍,青年眼睛里闪烁着光芒,喃喃自语。

  “要让姜浅知道工作的好,知道名气的好,只有她知道了这些,就会懂得男人爱情都靠不住,都是可有可无的。”

  后趁着她沉『迷』于娱乐圈的名气中无法自拔,忽略家庭的时候

  “我也不用牺牲『色』相去勾引她了”赵星宇咧嘴一笑,又自己单膝跪地的截图看了好几遍,真他娘的帅气。

  而正当青年沉『迷』自己的男『色』无法自拔的时候,咚的一,他的房门人猛地一脚踹开了。

  “啊!光!光!”

  悬挂在别墅顶部的巨水晶灯一子照进了黑漆漆的书房内,窝在里面两天没出的赵星宇一子刺激到了,在凳子上跳的像个蚂蚱。

  “赵星宇,姜浅居能让时悦发微博公告,你到底怎么回事,事情时怎么干的!”尖锐的女生骤响起,刺耳至极。

  的人是赵容,还在上学的女孩今天又翘了课,穿着睡衣毫不留情地冲了进。

  她脸上满是怒意,“一天天就知道窝在房间里鬼鬼祟祟,那个全球后援会是怎么回事,你今天要是解释不清楚,就家里滚出去。”

  同样的一幕隔段时间都会在赵家上演,作为这一辈唯一的女儿,赵家所有人都给够了她宽容。

  “别生气啊小容,哥这是有计策在里头的。”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女孩捂着耳朵,一屁股坐在了赵星宇身后的小沙发上。

  青年抽了长湿巾擦了擦脸,“我这是入敌人内部,让姜浅放松警惕『性』,之前她关系闹得不太愉快,就要靠这些小事让她对我改观了。”

  “你都是会长了,干不干什么还不都是你说了算,今天都是帮她造势,还自己的名挂在她后边!”赵容瞪着他。

  赵星宇一看赵容这样,就知道她应该是听进去了一丢丢,“我们之后还是要星娱联系的,今天刚好让后援会脱颖而出,多好,以后我就可以以会长的身份经常出现在姜浅身边了。”

  “而且”

  他顿了顿,“虽你喜欢时奕州,但哥暂时不希望你表现得太明显,虽他没有公开说自己结婚了,但是咱们能知道,别人也能知道。”

  “破坏别人家庭的话——”

  赵容原本坐在床上思考着,一听赵星宇刚吐出的这几个字,立刻尖叫了一声。

  “你少管我。”

  音波攻击一般人扛不住,赵星宇知道赵容倔强,不他也是这么一说,“好好好,那哥不管你。”

  况且他爸也觉得如果能时奕州攀上亲,对自家发展是有利无害商场联姻上的事儿嘛,谁说的准。

  就是不知道时奕州有哪儿好,二六七的老男人了,看上去沉默寡言的,跟他相处还不得闷死。

  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赵星宇的服软让赵容很是受用,女孩哼了一声,“我自己的事我会解决的,我只管时奕州,『乱』七八糟的女人我不想看见。”

  “知道了知道了。”他点点头。

  “还有,周泽叫你好几次你都不出门,他就电话到我这儿了。”

  “他找我什么事。”赵星宇茫。

  周泽就是之前趁着时星祁落魄,借给他九千七百万的那个人,他们之前每天在一块儿花天酒地的好不快活话说回他好像确实很久没出去胡『乱』溜达了,都跟之前的酒肉兄弟们断了联系。

  赵容看了他好几眼,“不知道,我本说你病了,但他看了热搜就能知道我在撒谎,反正你少跟他一起玩,我讨厌他。”

  赵星宇点点头,“行。”

  倒也不是他对妹妹的话言听计,不最近自己光忙着整顿后援会的事情了,又花钱又费力的,哪儿还有精力出去宿醉。

  见赵星宇答应,赵容再没什么可以说的了,准备回去敷个面膜,后出去吃顿晚饭;而她站起,就抓住了袖口。

  “小容啊,哥跟你商量个事儿呗。”青年笑得灿烂,脸上灰扑扑的。

  “嗯哼。”

  “能不能再给哥三五百万,后援我这个计划还缺了点硬件设施”

  赵容看着他,“爸不是给你了钱吗。”

  “舍不找孩子套不着狼啊妹妹。”赵星宇苦口婆心,顶着颓废脸望着她,眼巴巴地模样还真让人不好拒绝。

  “行吧。”女孩傲地抬头,“晚一点转你。”

  “谢谢妹妹!”

  赵小姐在赵星宇的激动的笑容中离开了房间,她今天心情还不错,第一次在出去时主动帮忙关上了房门。

  屋内瞬间又暗了,赵星宇反而有些不习惯了。

  他用遥控器开电动窗帘,借着光继续浏览起群里的消息。

  [丢丢:会长,明天姜宝好像要回剧组补拍杀青,后天综艺就要播了,咱们要不要干点什么?]

  赵星宇想了想,[综艺的话明后天再说,案已经找人写了;你去定点花,还有蛋糕之类的,我记得萌萌是在d市吧,我到时候叫上她,再喊几个姐妹一起送去。]

  [ok]

  对面的男孩很快答应,赵星宇看着群组里家一片祥,以及不停向他招呼的人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心情愈发的好。

  “男人,果还是要专注事业啊。”

  他叹了口气,继续投入了控评当中。

  但是粉的本人——姜浅,此时此刻正趴在时奕州家的餐桌上郁闷不堪。

  虽很感谢家对她的厚爱,虽在这情况支持让人感到很开心,但是

  但是,这也太土了吧!

  尤其是那些豪车上,一个个举着牌子板着脸的人,怎么说,姜浅瞬间联想到了网络上的一产业,50块钱就可以请一组非洲朋友,对着镜头前用蹩脚的中喊:xxx!祝你!生日快乐!

  “救命。”

  赵星宇就精神审美有问题还是在想着办法报复她?现在的感觉就是没办法出现在众人眼前了。

  别说你的黄发为我而留了,今天,我是尴神,而你,就是尬中尬中神。

  姜浅瘫在桌子上,短发微微有些散『乱』,依稀『露』出了头顶的伤口;看在对面时奕州的眼中,感觉刺眼得不行。

  要不是因为手受伤了,他真想『摸』『摸』她的脑袋。

  “没事。”他想了想,说道。

  其实他也不太懂这些,但那个视频做的好像也不错,听上去也挺有气势,而且而且他发现最后出境站在赵星宇旁边的那个人,好像是自家公司的某个小会计。

  看他老婆确实很受欢迎。

  “起吧,桌子上凉。”

  因为胳膊压着耳朵,姜浅听得不太真切,但时奕州越说她就越觉得羞于见人。

  看她这样,男人想了想,“我告诉你件事。”

  姜浅耳朵动了动,没有起。

  “我调查到的。”

  姜浅耳朵松了去。

  她还以为时奕州要自爆先锋呢,不好意思,现在除了这事,已经没有什么能让她死了的心再动起了。

  没有那世俗的欲望。

  看女人又蔫了,时奕州也半天没说话,静静地看着她。

  直到姜浅因为呼吸有些不顺畅而挪了挪胳膊后,男人再度开口了,“关于赵子琛的事情,听一,官司时也好有准备。”

  姜浅缓缓坐直,头发别再而后,认真地听着。

  很好,她的尬点死了,但心还没死,她还会为八卦跳动,可怕的很!

  “你说。”

  这个消息是李特助专门调查的,他权衡一二,还是决定说出让姜浅作决定。

  原赵子琛的家庭条件并不算好。

  他生长在b市乡,帮着家里干农活长的,没接触那些花花世界以前,也是个质朴的小孩子。而赵子琛父母虽都没多读书,但对孩子的教育却看得很紧,不想让他窝在小山村里,于是抠抠索索挤出了钱送赵子琛出了山,去外边读了初中。

  年仅三岁的男孩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长相很出众,直到选成了校草、又不少女孩追捧后他意识到这点。

  年幼时的悸动都是纯洁而又直白,不知道怎么追人,对他好就行了。于是一些家庭不错的女孩开始给赵子琛送各各样的东西,吃的到用的,再到玩的,能消费得起的都给他买。

  赵子琛本身就不是读书的料,再加上城市的繁华,让他一子『迷』失在了里边。

  因为长相而得到了不少帮助,他很少向家里面要钱,于是赵父赵母也成功他供上了中。

  而在那之后,赵子琛那张脸帮了他更多,让他更加出名,成了附近几所学校的风云人物。

  ……

  随着时奕州缓缓道,姜浅的眼睛却越睁越。

  她姣好的面容上逐渐出现一抹名为震惊的神『色』,让时奕州说着说着,声音小了。

  “怎么了。”

  女人觉得稀罕极了,“你也能一次说这么多字啊。”

  时奕州眨眨眼。

  “我可以再多说点。”

  他认真地说道,让姜浅反而不好意思了起。

  于是挥挥手,“你先继续讲吧,后呢?”

  后,赵子琛因为考不理想,心情不好喝了点酒,而他们隔壁班,有一个暗恋他很久的内向女孩两个人一二去就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

  紧接着就有经纪公司联系到了赵子琛,让他上《星光》节目,看看能不能选秀出道。

  时奕州眸『色』深沉,“他看不清自己的水平,后经纪公司签了赔偿金八百万的对赌协议。”

  之后的事情姜浅也清楚了,是池薇出面平了账,所以有了现在这『乱』七八糟的事情。

  女人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件事的核心,“你刚刚说的女孩?”

  男人点点头。

  “她怀孕了。”

  一句话,让姜浅怔住了。

  女孩本就『性』格内向,有轻微的抑郁症状,她赵子琛坦白了关于怀孕的事情,原本想着可以确定两人的关系,却没想到赵子琛拔d无情,提上裤子不认人,矢口否认了这一切。

  女孩因为精神压力晕倒去,醒后就发现孩子没了,也确诊了重度抑郁,到现在都自己关在家里,时不时的自残,甚至连门都不出。

  “还有赵子琛的父母。”赵子琛在节目上本就有些小名气,再加上后攀上了池薇——虽不知道池薇具体的身价,但是能随拿出八百万的也不是普通人,赵子琛就背靠这棵树,让对方给他买了不少东西。

  买了他也不用,能退的都退了,退不了的转手一卖,还给家里给了不少钱。

  “再淳朴的人再突富裕起后,都很难守住本心,逐渐地,赵父赵母的花销越越,赵子琛也越越不知分寸。”

  姜浅听了有些唏嘘,钱嘛,别说不富裕的人喜欢,就算是她,手里揣着钱,想的也是希望能赚得更多、让卡上面的数字更长。

  “我也喜欢钱。”她叹气。

  时奕州笑笑,“时奕州赚得多。”

  嗯嗯知道你厉害。

  姜浅翻了个白眼,“我会尽量花光他所有的钱的。”

  “时悦家业,应该花不完。”

  姜浅:可恶的有钱人。

  她端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后呢?”时奕州总不会单纯地讲个故事给他听吧。

  “网络上什么样的人都有,如果你想一次让赵子琛彻底翻不了身,女孩的事情可以当作证据。”

  男人盯着她的眼睛,姜浅沉默了一,杯子放在餐桌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现在的东西已经足够了。”她摇摇头。

  “没有必要再因为人渣而扒开受害人的伤口,就算谋杀未遂只能判年,薇薇那边也能找到的证据。”

  “而且。”姜浅一顿,“这件事情轰动一些也好,给所有人都敲响警钟,违法反击的事情不能干,也让那个女孩知道坏人总会受到应有的报应。”

  “你说呢?”她说完后抬头看向时奕州,男人也在看他。

  “我听你的。”他而后说道。

  时奕州的声音虽低沉,却是姜浅最喜欢的那声线。

  两人刚聊完,两位阿姨的饭也正好做好了,她们不太饿,就桌子留给了包括王医生在内的年轻人。

  护工赵叔帮着给时奕州喂饭,虽不是姜浅亲自胃,但这人也是姜浅请的。

  自觉感受到她心意的男人一言不发,尽量多吃了一些。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因为明天一早就要去c市补拍,姜浅也不好久留,于是时奕州告别,张小琪一起回了家。

  赵子琛的事情她已经不算多问,周围能处理这件事的人太多了。

  驱车回家又花费了不少时间,一到家,姜浅就丸子扑了个满怀。

  她『揉』『揉』秋田『毛』茸茸的脑袋,它『舔』了一手的口水,后笑嘻嘻地抹在了狗子的身上。

  《崇安》的镜头补拍只安排了三天,姜浅没想着带太多的东西,所以行李收拾起也简单。

  不因为前一天没睡好,女人哈欠连连,没整一会儿就倒在沙发上起了瞌睡;幸好张小琪今晚不算回家,她上午补了觉,刚好帮姜浅承包了叠衣服的活。

  “麻烦你了。”

  “没关系!”在一楼的张小琪看着姜浅楼上向挥手,“浅浅姐快睡吧,咱们明天早上九点的飞机呢。”

  “九点?这么早!”

  困意绵延的女人吓了一跳,刹那间眼皮都翻了起。

  自己家到机场要一个小时,那她岂不是七点钟就要起收拾?

  她惊诧的样子让小助理叹了口气,“最近天气不太好,除了早上九点就是午两点,咱们三点拍第一场,两点的肯定不及。”

  “好吧好吧,那我先睡了,你也早点睡啊。”

  “好!晚安浅浅姐。”

  姜浅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房间,如同行尸走肉般掀开子上了床,“九点九点”她苦着脸喃喃自语。

  等她有钱了,一定买一架私人飞机,她说几点飞就几点飞。

  “愿世间没有早起。”

  女人叹了口气,准备按照平时的习惯上上二个闹钟的时候,突收到了一条短信。

  发件人是“肯德基疯狂星期四?!”

  什么东西。

  姜浅稍稍坐直了些,去看短信的内容,上面却只有短短的一句话,“有幸收到了胡导的邀请,我们《未戎》见。”

  “……”

  这谁?

  不是?肯德基疯狂星期四是怎么回事!她最近可是麦当劳盘鸡汉堡的忠实簇拥者啊!

  姜浅一脸黑人问号,想着对方提到了《未戎》,多半能在微博上看到一些消息。

  于是,原本想等睡醒了再回复微博烂摊子的女人纠结了一,最终还是点开了app。

  白天的风波还是没有去,网友们讨论的热度涨,但都抵不住最一条热搜的势汹汹。

  上面写得很清楚。

  宁影帝电视剧首秀君沧连

  “……”

  连续四五条关于宁昇言的词条挂着,姜浅的瞳孔微微放,却没有度惊慌,只是感觉有些意料之外,但又情理之中的意思。

  那天在club的预感是真的,他们果是旧相识。

  可是看着手机上那奇怪的备注,她的心情却因为原主那莫名其妙的通讯录而忧心起。

  如果肯德基疯狂星期四都是宁昇言,那列表里的【清纯少『妇』农家乐】又有谁能配得上这个名字呢。

  谢谢你,宁影帝。

  谢谢你,清纯少『妇』。

  谢谢你们,我又睡不着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wma.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wma.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