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0章 晚晚:对不起,我是卧底!_这个外援强到离谱
乐文小说网 > 这个外援强到离谱 > 第1970章 晚晚:对不起,我是卧底!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70章 晚晚:对不起,我是卧底!

  第1970章晚晚:对不起,我是卧底!

  第二局游戏前期走势比较平稳。

  格温上来就利用复苏之风+多兰盾扛着船长的Q技能消耗疯狂抢线,即使是林诚操作船长也没有抢过兵线。

  因为船长这英雄前期就是要发育,林诚不可能为了压人握着火刀不补兵。

  船长火刀一但打掉,就没办法阻止格温用血条抢线了。

  这样,格温顺利在第四波兵线抢到了回城机会。

  而RNG显然知道这一套玩法的弱点,Wei的佛耶戈红开石头人都没刷,刚好在三分钟出头上来帮忙反蹲。

  看到这个画面,中文流弹幕很搞。

  《战地记者管泽元》

  《以德报怨の管神》

  《背刺小能手晚晚》

  《晚橙的决裂!》

  《橙子哥:我再也不相信漂亮女人啦!》

  因为上次泽元和晚晚解说的时候,晚晚详细解释了林诚的格温兵线思路,当时泽元还特意问了一句该怎么处理。

  晚晚很单纯的把林诚告诉她的答案公布了出来。

  即:格温拿血抢线必然会在推线进塔那一波状态很差,打野提前来抓一波就完事了,兵线再一卡,格温直接爆炸。

  这一局RNG的处理显然已经提前堵住了这个漏洞,小威刚好在阿宾推线进塔之前上来反蹲。

  虽然没有蹲到Cuzz,但这波周密的部署很难让人不相信RNG赛训组没有从晚晚的爆料中得到启发。

  米勒:“还可以!宾哥抢到了提前回城的Timing,小威还有意识提前来反蹲了,上路格温前期只要跟船长对着发育就好了。”

  晚晚:“这是跟橙子哥学的吧?阿宾跟橙子哥格温那把打船长前期思路一模一样,都是第四波兵线推进塔准点回城。”

  泽元:“还是对抗赛那一把橙子哥格温打船长的视频都被研究烂了啊,大家都发现他的思路与好用了。”

  “知道你的格温是玩兵线的,那现在我反过来拿格温跟你船长玩兵线,阁下如何应对?”

  泽元今天就主打一个顺风,站在RNG的角度又开始上嘴脸了。

  结果晚晚立刻嘿嘿一笑。

  “你玩兵线问我如何应对?那我花呗提前消费你又如何应对?”

  话音刚落,就看到场上林诚的船长处理完被推到塔下的第四波兵线立刻回城。

  回去林诚就买出了耀光。

  米勒和泽元人都傻了。

  刚才他们还在分析,认为阿宾的疯狂换血会让船长耀光那波被卡得很难受。

  结果跟他们料想的完全不一样。

  由于本次MSI导播赛前都没有放具体的符文板子,所以解说一开始只知道林诚副系带的启迪,看不到具体点了什么。

  “真的点了未来市场?不是吧?”

  泽元服气:“晚晚大魔王!这都在你的预料之中吗?”

  晚晚语气有点得瑟:“这也是橙子哥告诉我的!两分钟船长身上没出现饼干,我就知道橙子哥可能点了未来市场。”

  泽元:“可是上次一起解说我问你格温玩兵线的解决方法,你也没提未来市场啊?”

  “我没说吗?”

  晚晚语气有些无辜:“嗷·····可能是上次我忘了吧!”

  弹幕爆炸。

  《卧槽!还能这样啊?》

  《晚晚也太搞了吧!哈哈哈》

  《谍中谍!RNG上当了!》

  《都以为晚晚的情报会让橙子哥吃亏,没想到这波晚晚在大气层!》

  《没想到啊!真妹想到!这个清纯的妹子居然这么心机(狗头)》

  《小威还真的提前跑上去反蹲,他不会真信了晚晚的三级抓上吧?》

  《主打一手信息差(滑稽)》

  《卧底都玩到解说台来了!就离谱》

  《晚晚:对不起!我是卧底!》

  其实晚晚没说,林诚告诉她的处理方法也不止这两种。

  不让打野帮抓也不带未来市场,船长其实学桶也能一级抢格温的线,或者利用草丛Q格温拉兵线仇恨进行操作,也可以帮船长抢线。

  当然,这些晚晚都没透露出去。

  这是橙子哥单独告诉她的秘籍!

  嗯~~~这样就透露出两种方法了,如果他们以为橙子哥只有这两种答案,恐怕还要继续吃亏的吧?

  晚晚恨不得立刻给林诚发微信,告诉林诚她不但没泄露战术,反而帮林诚放了一记烟幕弹。

  我立天功!

  不要以为职业选手什么细节处理都清楚,甚至Clid打了几年职业都不知道盲僧二段Q有斩杀伤害,离谱不离谱?

  林诚也不知道自己的小迷妹在中文流解说台晃点了一大群观众和解说,带着新鲜出炉的耀光回来开始上强度。

  上一次阿宾被耀光的经济卡住,导致多贪了半波兵线回来被林诚的格温领先等级,然后林诚囤线慢推再回城直接就规避了六级之前跟船长的交流。

  阿宾这一次攻守易形,本来准备用林诚的套路对付林诚,结果被这个花呗符文打了个措手不及。

  船长吃塔下线本来就快,林诚虽然后TP上线,但船长回来的时候格温根本来不及抢到五级。

  船长直接上去就是带着耀光强化的一枪,然后前压赶人。

  这下阿宾的兵线就不好处理了。

  船长手里握着火刀,后面埋着桶子,格温不像让出身位很可能要吃不止一发火刀。

  格温只能先让出身位。

  林诚开始上压力。

  船长本来手长站住线换血就是很简单的事,只要林诚不被耗太多状态,佛耶戈也不好上来GANK。

  做好视野,掌握主动的林诚推线狂压。

  兵线进塔之后,船长的塔前压制力就体现出来了,阿宾格温状态很快被压下去并且开始频繁漏刀。

  不过阿宾也没有头铁,认怂猥琐了起来。

  总体来说,前六分钟场上局势大体还算平和。

  虽然双方细节博弈很多,两边打野也有尝试找机会,但都没能抓出人头。

  泽元:“这一局两边都没有给机会啊!不过上路宾哥还是很难受,格温被压线佛耶戈也不太好过来,这种线很怕被反蹲。”

  米勒:“但还行吧!被压了十几刀勉强能接受,现在格温马上六级有大招就不是那么怕了。”

  晚晚:“六分钟上路还没被杀!这把阿宾已经对线大成功!”

  《绷不住了!晚子这嘴脸哈哈哈》

  《六分钟还没被单杀!宾哥厉害!》

  《虽然但是,我居然觉得她说得有道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wma.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wma.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