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5章 重返古玩街_叶辰萧初然
乐文小说网 > 叶辰萧初然 > 第2735章 重返古玩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735章 重返古玩街

  第2735章重返古玩街

  李亚林一番话说完,这几日状态已经有很大改善、记忆力也逐渐开始恢复的老爷子安启山,忽然一脸严肃的开口说道:“亚林说的对!我们以前就是太容易凭直觉否定一件事情,所以这么多年才一直没找到辰儿!有时候做事,就是要跟自己的直觉反其道而行之!”

  安崇丘点头说道:“姐出事之后,我们在凌市找了一段时间,没有发现辰儿的下落,当时就凭直觉判断,辰儿一定离开了凌市,从那之后,我们一直在凌市之外的地方寻找辰儿,找了二十年都没有收获,说不定,辰儿当初压根就没离开过凌市!”

  安凯风沉默片刻,突然抬起头来,皱眉道:“现在想想,凌市这地方的水,确实是深不可测!别的不说,根据我们目前能够掌握的零星线索,我推测恩公应该就是凌市人!”

  “确实。”安崇丘也赞同的说道:“恩公选择在凌市举办回春丹拍卖会,还将这个机会给了凌市本土的宋氏集团,而且我得到一些消息,宋氏集团在那次回春丹拍卖会之后,为凌市贡献了超百亿北联邦币的税收,而且还捐了百亿北联邦币的善款,这些钱应该都是拍卖回春丹得到的拍卖款!”

  说着,安崇丘又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情,宋氏集团在拍卖会后,投资过亿北联邦币,在凌市筹建了一家大型福利院,据说这福利院的设计规模全球最大,不但能给上万孤儿提供生活所需,还能给他们提供优秀的教育资源,对凌市感情不够深的话,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决定!”

  李亚林眼睛顿时一亮,脱口道:“建福利院?看来这位恩公,对孤儿非常重视啊!会不会他也是孤儿出身,所以才对孤儿这么照顾?”

  安崇丘点头道:“老李说的也有可能。”

  叶辰的小姨安呦呦忍不住道:“要是调查一下凌市的福利院,是不是就有机会查到恩公的身份?”

  李亚林听到这里,眼前不由一亮,心中赞叹道:“这不就是举一反三吗?顺着这条线查下去,不但能查到恩公,还能查到恩公其实就是安家的外孙啊!”

  安崇丘这时候忽然摆手说道:“我觉得咱们还是别去探寻恩公的身份了,他对我们的每一步都了如指掌,如果我们再去冒然探寻他的身份,恐怕会让恩公对我们心生不满。”

  安凯风赞同的说道:“大哥说的对,我们既然来了凌市,就等于是到了恩公的眼皮子底下,这种时候,还是尽量低调一些,尽量不要搞什么小动作。”

  李亚林看着一本正经的兄弟二人,心中一阵干着急,只是他也不敢透露太多,只能在心底感叹:“你们两兄弟,果然是卧龙凤雏,要是错过这个线索,再想找叶辰,恐怕就难如登天了!”

  ……

  翌日拂晓,凌市北郊。

  天还没真正放亮,张二毛便已经站在了一处农家院的旱厕边上。

  他手里拿着铁锹,从旱厕坑边臭烘烘的泥土里,将叶辰给他的三件法器挖了出来。

  这三件法器,与原本就腐烂变臭的猪内脏混在一起埋了两天,一挖出来,便是扑鼻的腥臭味道。

  他捏着鼻子将三件法器从土里捡出来,又用软毛刷将法器周身的泥土小心刷掉,随后用一块干毛巾仔细擦了擦,又放在鼻子下面用力闻了闻。

  此时的血腥味与腥臭味,已经淡了许多,根据张二毛以前倒腾古董的经验,这味道与生坑新出的玉器味道,已经非常贴近了。

  生坑出来的东西,尤其是玉器这种与尸体贴身下葬的物品,刚从地底下挖出来的一段时间里,不管怎么清洗,都会带着这种淡淡的腥臭味,这种臭味甚至在出土一年之后,还会有淡淡的残留,普通人或许闻不出什么,但像张二毛这种经常跟古董打交道的人,只要用鼻子一闻,就能分辨得出。

  两件玉器本就是有年头的老东西,现在有了这种味道,懂行的人几乎都会断定,这东西就是出自生坑。

  确定东西没问题之后,张二毛急忙驱车赶回市里,直奔古玩街而去。

  在凌市的古玩行业,至今还保留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营业规则,用行内人的话说,天黑着的时候,是不能做古玩买卖的,因为一来怕天黑打了眼,二来也怕天黑遭了劫。

  所以,古玩街的商户和摊主,基本都是天亮了就开始营业,天黑之前便收摊闭店了。

  今天恰逢周六,所以当张二毛赶到古玩街的时候,古玩街已经如清晨的菜市场一般热闹非凡。

  张二毛已经是古玩街的老人了,前段时间跟了洪五之后,他便离开了这里一直没有回来,所以当他忽然出现的时候,不少人都认出他来,热情的打招呼道:“二毛哥,您今儿怎么有空回来看看啊?”

  “就是啊二毛哥,您现在可是洪五爷身边的红人儿,怎么还有时间跑来看看我们这帮穷弟兄?”

  张二毛心中暗忖:“我以前在古玩街坑蒙拐骗的时候,你们没一个人瞧得起我,任谁不是对我吆五喝六、整日将张二毛三个字挂在嘴边?现在我跟了洪五爷,你们一个个开始叫我二毛哥了。”

  想到这里,张二毛讪笑两声,对围上来的众人说道:“不瞒诸位,我现在已经不跟洪五爷了。”

  “什么?”方才还热情叫他二毛哥的男人,立刻开口问道:“张二毛,你跟着洪五爷混得好好的,怎么忽然说不跟就不跟了?”

  “就是。”另一个男人开口道:“我说张二毛,你跟着洪五爷吃香的喝辣的,不比在古玩街倒腾这些玩意儿要强得多?”

  一个卖假铜钱的女人笑着说道:“张二毛,你该不是犯了什么错误,被洪五爷赶出来了吧?”

  张二毛摆摆手,随口道:“这些事儿就别提了,我现在打算回来重新把我的摊子支棱起来。”

  说着,他看向最先跟他打招呼的男子,开口道:“赵老四,知道我走之后,我原本的摊子就无偿借给你用了,你看我现在回来了,你还是把我那个位置还给我吧。”

  被称作赵老四的男人立刻摆手道:“哎别别别,张二毛,你当初走的时候说好了,这古玩街你以后不回来了,所以这摊位就让给我用,这男子汉大丈夫,一个唾沫一个钉,你不能出尔反尔啊。”

  张二毛讪笑道:“老四,你以为我是虎落平阳了,对不对?我也不妨告诉你,我从洪五爷那儿离开,不是洪五爷把我赶走的,是我张二毛自己要走的。”

  “吹吧你就。”赵老四撇嘴道:“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了,我还不知道你吗?你撤了摊儿去跟洪五爷的时候,不知道有多激动、多兴奋,现在你说你主动离开洪五爷,我怎么那么不信呢?”

  张二毛笑道:“实话告诉你吧赵老四,我以前一个好哥们倒腾古董发达了,现在已经摇身一变成了知名港商,他现在让我跟他合作一起倒腾古玩,我说的这种倒腾可不是咱们以前那种小打小闹,而是专门倒腾古玩卖给那些身价几十上百亿的珠岛城老板,说不定一单就能挣它个几十上百万,干两年攒他一个小目标我就退休了,这不比跟着洪五爷打打杀杀要强得多吗?”

  几人一听这话,登时瞪大了眼。

  赵老四与其他几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主动上前赔笑说道:“二毛哥,敢情您这是找到了新财路,瞧不上在洪五爷身边打工了啊!”

  “诶诶诶!”张二毛一本正经的抬起一只手来,手掌冲着众人,严肃的说道:“这可不是我张二毛瞧不上洪五爷,古人说了,良禽嘛,择木而栖,只能说洪五爷那棵大树,不适合我张二毛发展,我毕竟跟古董打了这么多年交道,还是做这行最得心应手。”

  另外那名男子上前用胳膊轻轻杵了张二毛一下,笑嘻嘻的说道:“二毛哥,你既然有这种发钱的财路,不能带带兄弟我吗?你看你兄弟我在古玩街混了这么多年了,一条大鱼也没逮着,一年到头也挣不出一辆车,你有好的财路就拉上兄弟一把,好不好?”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来,抽出一支递到了张二毛的面前,殷勤的说道:“来来来,二毛哥抽支烟!”

  张二毛将香烟接过,叼在嘴上,笑呵呵的说道:“小滕,你要是真有心跟我挣钱,我倒也不是不能考虑考虑,不过就不知道你这个人踏不踏实、肯不肯干了。……”

  被称作小滕的男子连忙掏出火机,一边给张二毛点烟,一边恭敬的说道:“二毛哥,只要你愿意带小弟一把,小弟一定任劳任怨,绝无二话!”

  一旁的赵老四也连忙说道:“二毛哥,也带上我一起吧!我这个人没别的优点,就是听话!只要您带我一起,我绝对对您唯命是从、指哪打哪!”

  其他人此时也纷纷向张二毛表明衷心,在他们看来,张二毛既然愿意放弃洪五爷身边大红人的位置,就证明他绝对找到了更大的财路,而且他也说了,这新财路本身就是跟古董相关的,不止他张二毛得心应手,大家也都驾轻就熟,所以谁都想着能跟张二毛分一杯羹。

  张二毛此时却淡然道:“诸位,我刚回到这里,新的业务还没有完全捋顺,用不了这么多人,所以这初始阶段,就让赵老四和小滕先跟我打个下手,其他人没轮到的也别着急,等我把业务理顺了,大家都有份儿!”

  其他几人不禁有些失望,但赵老四和小滕却是激动无比。

  两人连忙拉着张二毛来到一旁无人处,赵老四谄媚的说道:“二毛哥,您那摊位要用的话您随时用,不够的话就连我的一块用了,需要我跟小滕做什么,您只管吩咐。”

  张二毛抽了口烟,问他俩:“你们给我透个实底儿,你们现在一个月能挣多少钱?”

  赵老四举手道:“二毛哥,我先说吧,我的情况您是知道的,我没您的嘴皮子溜,更没您那么会忽悠,一个月干得好的情况下,也就赚个一两万,有时候一个月不怎么开张,连个摊位费也赚不出来……”

  小滕也连声道:“是啊是啊二毛哥,我的情况,也不比老四强多少,这眼看八月底了,这个月连三千块钱净利润都没有,而且现在古玩街竞争激烈,这帮狗东西一个个都卷的不行,以前卖一串假钱,你想要怎么不得给个十块二十块的?遇到冤种,要个三五百也不是没可能,可现在那帮新来的傻比,三五块钱他也卖,您说说,这一串进价怎么也得个块八毛的,他卖三五块钱,这喝西北风也喝不饱啊!”

  张二毛笑了笑,对两人说道:“这样,也别说二毛哥不照顾你们,我的上家这两天就会介绍一些岛商陆续来到咱们凌市,从现在开始,你们俩这摊子不用摆了,一个去机场,另一个去高铁站,给我举着牌子接人去!”

  “接人?”赵老四和小滕相视一眼,后者开口问道:“二毛哥,接人的活儿也太没有技术含量了吧,这接一趟才能给多少钱啊……”

  张二毛高深莫测的笑了笑,道:“我让你们去接的都是一掷千金的大客户,他们有些时候不太方便出面,会派他们手下的人过来,你们两个呢就举着牌子,到机场和高铁站等着,我的上家跟他们约定好了,只要他们到了看见你们,就会主动跟你们碰面,你们也别嫌这个活没有技术含量,我一天给你们一人三千块钱!”

  “一人三千?!”

  两人听的咋舌,同时又不禁有些激动,一天三千块钱,这收入比他们摆摊那是强出太多了。

  张二毛这时候又道:“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我现在不确定大客户哪天才会来,所以你们必须每天都去机场和高铁站守着,你们两个人每天一大早就得去,一直到航班和高铁停了,你们才能回家休息,这中间你们不能错过任何一个航班或者是任何一趟高铁,如果谁接到客户,我奖励一万,如果谁错过了客户,我绝饶不了他,听明白了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wma.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wma.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