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人生如戏,全都是悲剧_陆少的暖婚新妻
乐文小说网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568章 人生如戏,全都是悲剧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68章 人生如戏,全都是悲剧

  转眼,二十多年的时光翩然而过。

  当年被万念俱灰的苏韵锦遗弃的小男孩,如今已经长成了酷似他父亲的青年。

  苏韵锦蓄满眼泪的眼睛的看着沈越川:“我没想到我会活下来,也不敢想能看到你长大成|人的样子。”

  沈越川偏过头,拒绝去看苏韵锦悲恸欲绝的模样。

  他拿出在谈判桌上该有的冷静,不动声色的深吸了几口气,却发现这根本是徒劳无功,他没有办法冷静下来。

  最终,沈越川霍地站起来:“我出去一下。”

  不管苏韵锦什么反应,沈越川头也不回的往外走,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只知道最后他在江边停了下来。

  十二岁那年,沈越川从院长口中得知,他的生母是A市人。

  那时候他年纪尚小,还没遇到陆薄言和穆司爵,只知道A市在一个古老的东方国度,无法想象出这里的轮廓和模样,也不知道生育他的人是否在这座城市生活。

  后来他跟着陆薄言,把公司的总部从美国迁回A市。

  飞机准备降落的时候,他在万米高空上俯瞰这座城市,高楼林立,繁华得惊人,马路上的车流和人流却微茫如蝼蚁,一切都匆匆忙忙,生怕被这个时代甩下。

  那个时候沈越川就想,会不会有一天,他在这座城市和生育他的那个人擦肩而过,他们却见面不相识。

  也许是受从小所受的教育影响,他认为自己有权利选择寻找或者不寻找他的亲生父母,飞机落地后,他选择了不去寻根。

  但他的身体里,流的始终是东方人的血液,对于自己的根源,他也想过窥探。

  因此他也设想过,会不会有一天,他的亲生父母找到他,跟他解释当初遗弃他的原因。

  他也早就想好了,他们可以找到他,他的身上也确实流着他们的血液,但从法律的层面来讲,他没有和他们相认的义务,他也不会认几十年前就已经抛弃他的人当父母。

  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他被遗弃的原因错综复杂,连苏洪远都搅了进来。

  更可笑的是,苏亦承成了他表哥,苏简安成了他表妹。

  而萧芸芸,成了他的亲妹妹。

  尽管如此,他还是对苏韵锦恨不起来。

  沈越川望着浑浊不堪的江水,无论如何想不明白,命运为什么要这样捉弄他?

  他宁愿他确实是个没人要的孩子,也不愿意接受萧芸芸是他妹妹的事实。

  可事实就是这样,纵然他有再强大的能力,也无法改写。

  也许,就像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他的父亲就去世一样——从出生那一刻开始,他的一生就注定了是个可笑的悲剧。

  沈越川的唇角勾起一个自嘲的弧度,随后,他回到咖啡厅。

  偌大的咖啡厅,依然只有苏韵锦。

  是这个女人让他来到这个世界,可是沈越川对苏韵锦的印象,却始于机场那一面。

  沈越川以为,哪怕身份发生了变化,他面对苏韵锦的时候,内心也不会有任何波澜。

  可是他高估自己的承受力,也低估了血缘关系的奇妙,再看见苏韵锦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想:他父亲去世之后,她一个人带着他在朋友家辗转有多艰难;遗弃他之后,她又是怎么逃过抑郁症和苏洪远的魔掌,活成了今天这个模样。

  苏韵锦慢慢的站起来,定定的看着沈越川,如同看见江烨穿越二十余年的时光走到她面前,眼泪不可抑制的夺眶而出。

  她颤抖着声音开口:“越川……”

  只叫了一声沈越川的名字,剩下的话就已经梗在喉间。

  沈越川刻意忽略了心如针扎的感觉,走到苏韵锦跟前:“当年那样的情况下,你把我带在身边不但是一种负担,我还有可能会被苏洪远送到国内偏远的山区。所以,我完全理解你当时为什么选择把我送到孤儿院。”

  “……”苏韵锦哭着,想伸出手碰触沈越川。

  沈越川却躲开了,接着说:“但是理解和接受是两回事。”

  苏韵锦手一僵,随后默默的放下了,她点点头:“我不奢望你原谅我,或者承认我。但是,我不能再让你重复你父亲的悲剧。这几天你处理好公司的事情,我已经联系好美国的医院了,你跟我去接受治疗。”

  沈越川对苏韵锦的话无动于衷,冷冷的说:“这是我的事情。你踏遍美国找我,千里迢迢跑来告诉我,已经尽了你应尽的责任的。该怎么办,我自己会做决定。”

  “还需要决定吗?你生病了,生病了就应该住院!”苏韵锦的情绪有些激动,“你是不是不打算接受治疗?”

  “我最近没时间。”沈越川说,“公司有很多事情,等我忙过了这阵再说吧。反正……暂时死不了。”

  “你在说什么!”苏韵锦疾言厉色,“什么事能比身体健康更重要!如果你不好跟薄言开口,我去跟他说。”

  沈越川突然说:“我希望能跟你像普通的长辈和晚辈那样相处。”

  苏韵锦明白沈越川的意思,言下之意,如果以后她还想见到他的话,最好不要插手他的事。

  “可是,你要尽早接受治疗。”苏韵锦的语气几近哀求,“否则的话……”

  沈越川就好像意识不到严重性那样,若无其事的说:“我最近抽不出时间去医院。再说吧。”

  夏米莉来意不明;康瑞城蠢|蠢|欲|动;许佑宁是一个定时炸dan;穆司爵的元气不知道恢复了多少……这种情况下,正是陆薄言最需要他的时候。

  更何况,苏简安临盆在即,到时候陆薄言撒手不管陆氏都有可能,沈越川随时可以休长假,唯独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公司。

  “还有,这两件事……先不要告诉其他人。”沈越川说,“如果哪天他们需要知道了,我会主动告诉他们。以后见面,还是和以前那样吧,不要让他们发现什么端倪。”

  说完,沈越川就要离开咖啡厅。

  苏韵锦叫住沈越川:“关于芸芸呢?我们是不是应该谈一谈?”

  沈越川的身影僵在咖啡厅门口,数秒钟后,他折身回来:“确实要谈一谈。”

  苏韵锦看着沈越川,突然觉得他的眼神分外熟悉,想了想,恍然记起来,当年江烨在电话里跟苏洪远说,以后她由他来照顾,希望苏洪远不要再打扰她的生活时,也是这样的神情——直接霸道,又充满额了维护和爱意。

  沈越川,大概是真的喜欢萧芸芸。

  苏韵锦缓缓的开口:“芸芸亲口向我坦诚,她喜欢你。”

  虽然早就知道,但从苏韵锦口中听到,沈越川还是大受震动,仿佛有人持着长棍,狠狠敲击了他的灵魂。

  苏韵锦早就怀疑他的身份,肯定不会同意萧芸芸跟他在一起,这样的情况下,萧芸芸还是向苏韵锦坦诚喜欢他,需要很大的勇气吧。

  死丫头,平时胆子小得随便吓一吓就跳脚,到了该退缩的时候,胆子怎么反而变大了?

  沈越川的双手慢慢的紧握成拳头,刻意粉饰轻松,忽略心底那种万蚁侵蚀的感觉。

  苏韵锦并没有忽略沈越川的动作,但还是逼着沈越川直面现实:“你是不是应该为芸芸考虑一下?”

  沈越川松开拳头,随即,情绪了也恢复了平静:“芸芸是我同母异父的妹妹?”

  从知道真相到现在,沈越川一直在逃避这个问题,就像二十几年前的苏韵锦拒绝相信江烨的死亡一样,他拒绝去接受萧芸芸是他妹妹的事实。

  可是苏韵锦主动提起,就代表着,他避无可避。

  钢铁般的事实摆在面前,他和萧芸芸之间存在着血缘关系,他无法不去面对,否则萧芸芸就要经历和他一样的痛苦。

  苏韵锦沉默了片刻,不答反问:“如果我说是呢。”

  这个答案,也许是因为有心理准备,沈越川一点都不意外。

  可是,不意外和接受,是两回事。他做好了心理准备,也不代表事实已经不能带给他冲击。

  实际上,沈越川这辈子都没有这么难受过。

  虽然说人生如戏,但他没想到,他的人生全他妈是悲剧。

  沈越川看着窗外,自嘲的笑了一声:“我一直以为,我的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哪怕我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也不会威胁到身边任何人。所以,这二十几年,我活得很放肆。如果我是以前的我,我才不管萧芸芸是我什么人,我喜欢她,我就要得到她,不折手段也在所不惜。”

  “……”苏韵锦没说什么,只是等待沈越川的下文。

  沈越川的自嘲好像更明显了一些:“可是这次,糟糕就糟糕在,我不仅仅是喜欢她那么简单。”

  为萧芸芸而克制自己的那一刻,沈越川就知道大事不好了。

  他爱萧芸芸。

  苏韵锦垂下眸子沉吟了片刻,问:“所以呢?”

  “所以,不要告诉她我是她哥哥,也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们有血缘关系。”沈越川看着苏韵锦,说,“先断了那个傻丫头对我的的念想,等她找到爱的人,再告诉她我是她哥哥也不迟。”

  让萧芸芸意识到他不是好人,她喜欢上他纯属看走眼,看着她找到自己的幸福……

  这些是沈越川最后能帮萧芸芸做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wma.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wma.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