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6章 我赢了_陆少的暖婚新妻
乐文小说网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3956章 我赢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956章 我赢了

  祁雪纯微微一笑,说出来也没什么,“他被老师开除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几乎不会有人知道,他在这里还会有一套房子,对他来说这里是一个心理安全区。第二,这里是老小区,摄像头等配套设施比较少,真找到买家,过来取也方便。”

  “你输了。”司俊风勾唇。

  “怎么说?”

  “如果不是我带你来这里,你和白唐现在还以为,他会将首饰放在展厅里。”

  “你的话有几分道理,”祁雪纯点头,“但你忘了我们的赌约,说的是谁先拿到首饰谁赢。”

  话音未落,她已经走进了楼道。

  司俊风眼底浮现一丝嫌弃,狡猾的女人!

  为了破案立功也算是什么招都能使出来了!

  祁雪纯来到欧远的家门口,单元楼的左边,看了一眼之后,她转身试图打开右边这套房子的门锁。

  “等等!”司俊风赶上前来,递给她一双橡胶手套。

  祁雪纯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欧远懂得用药,而且心机颇深。

  这门锁看着简单,但谁能保证他不在锁孔里放什么奇怪的药粉。

  果然,祁雪纯破锁开门时,浅色手套上沾染了一些灰色的粉末。

  “谢谢。”走进家门后,祁雪纯小心的脱下手套。

  “你猜到我在撒谎,这是你应得的奖赏。”司俊风不以为然的耸肩。

  不错,他故意告诉她欧远的房子是左边,但她从锁孔的光亮程度判断出他骗了她。

  左边那扇门上的锁孔锃亮光滑,显然常有人进出。

  而右边,欧远家的锁孔,因为不常被打开,颜色就钝得多。

  “就算首饰真的在这个房间,放首饰的地方应该也是机关重重。”祁雪纯猜测。

  “小心点,我不是每次都能救你的。”

  祁雪纯:……

  在他眼里,她真有那么弱鸡?

  两人分头在房子里寻找。

  祁雪纯心想,以首饰的大小和珍贵程度,必定用盒子小心装好。

  而盒子是需要一定空间存放的。

  她的目光落在厨房。

  厨房里有一整面墙的橱柜,里面大大小小的储物盒不计其数,而且每一个盒子里都装着各种食材。

  司俊风也找到了这里,轻勾薄唇:“就是这里没错了。”

  “这次应该听听你的理由了。”祁雪纯说道。

  “房间里大多数地方都积了一层灰,只有这里整洁干净,”司俊风回答,“证明欧远经常摆弄这个地方,他为什么摆弄,因为这里可以将首饰放起来。”

  “但这些都是透明盒子,你能清楚的看到里面放了什么。”

  “很多盒子放了杂粮,粮食里面可以放东西。”

  闻言,祁雪纯眸光一亮,她当即拿出一盒红米,伸手进去抓了几把。

  虽然这个盒子里没别的东西,但的确是可以放东西的。

  “祁警官,你慢慢抓。”司俊风转身离去。

  祁雪纯接连拿出几盒杂粮挨个儿抓,什么都没抓着,而她也忽然醒过神来。

  她差点口吐莲花,自己又被司俊风忽悠了!

  她丢下盒子便往他待的地方而去,他正在客厅里翻箱倒柜的找呢。

  他抽空瞟了一眼满脸涨红的祁雪纯,一笑:“那些米祁警官都抓完了?”

  她就知道,刚才他跟她一本正经说的那些话,都是不正经的。

  “厨房是欧远布下的迷魂阵,故意误导别人的。”这个道理是她刚才突然想明白的。

  真正放东西的地方,怎么会那么容易被人发现。

  “祁警官虽然智商不高,反应速度还不错。”司俊风勾唇。

  祁雪纯:……

  她又要重新审视司俊风了,“你说那个什么户外俱乐部,不但培养你们的野外生存技巧,还教你们推理破案吗?”

  司俊风轻笑:“祁警官,不是只有你才看侦探小说。”

  话说间,他从酒柜里拿出一个装酒的盒子。

  酒柜没多大,容量也就二十来瓶,但他唯独拿出了这一个盒子。

  “小心!”祁雪纯不由提醒。

  接着又说:“警察有义务保护市民安全。”

  司俊风不以为然的轻笑一声,拿出一双橡胶手套戴上,又戴上一只口罩。

  祁雪纯心想,这个男人对这方面的了解,实在超出一个普通富二代。

  司俊风轻轻打开盒子,然而里面是一只酒瓶,并非他们想象中的盒子。

  但下一秒,祁雪纯便发现了端倪。

  她走上前一步,确定自己看到的,酒瓶里不是酒,而是一种红色的细沙。

  特别细。

  细到你不仔细看,真以为里面是酒。

  祁雪纯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手指长短的东西,按下按钮,一道深蓝色的光打出来。

  当这道光扫过瓶身时,发出了“滴滴滴”的声音。

  “这是最新的金属检测仪,”祁雪纯松了一口气,“收拾就在里面。”

  “欧远特意造了一个瓶子。“她拿起酒瓶端详,“想要拿到里面的盒子,必须将瓶子砸碎。”

  但他们俩谁也不敢冒然行动。

  谁知道里面的细沙,是细沙,还是毒药。

  “我带回局里,让欧远自己打开。”祁雪纯想到了办法。

  司俊风没意见,但有一件事必须说清楚,“我赢了还是你输了?”

  “你赢了。”祁雪纯毫不含糊。

  司俊风微愣,倒是被她的干脆意外到了。

  “首饰取出来了,经专家鉴定,正是在展览上丢失的原件!”

  三天后,领导在全局例会上宣布了这个好消息。

  一阵掌声响起。

  领导继续说道:“我在这里要特别表彰刑侦支队的白唐队长和警员祁雪纯,他们是这次侦破工作的功臣,我希望每个警员都以他们为榜样……”

  袁子欣自动过滤领导的讲话,满眼愤恨的盯着前排就坐的祁雪纯。

  什么功臣,不就是靠男人吗?

  外面靠司俊风提供线索,里面靠白队纵容包庇,连最不起眼的阿斯也处处为她说话!

  她则出尽风头,洋洋得意!

  她绝不会放过这种人!

  “啪!”两天后,局领导在办公桌上甩下一封匿名检举信。

  “白唐,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领导冷着脸喝令。

  白唐打开检举信看一遍,惊讶的瞪大眼,“不是吧,领导,咱们这么多年了,你还相信这些东西?”

  “别跟我套近乎!”领导严肃喝止。

  “我……我没什么好解释的,只能说清者自清。”白唐无奈。

  检举信里揭发他和女下属乱搞男女关系,他因为纵容女下属肆意妄为,频频违反队里规定。

  白唐无奈,不是无奈被检举揭发,而是自己竟有袁子欣这么蠢的手下。

  检举揭发信这么写,别人一看就知道发信人是谁了。

  “你就说,有没有这回事?”领导问。

  “我那不叫纵容,是合理激励,不然祁雪纯也没这么快破案嘛。”白唐嘻嘻一笑,“领导,当年你对我不也是这样吗,你看我成长得多快!”

  “别跟我嘻嘻哈哈,”领导面色不改,“我们的情况不一样,你是男的,祁警官是女的!”

  “女的怎么了,在我眼里,只有下属没有性别。”白唐嘟囔。

  “你说什么?”领导板起面孔,“这件事情影响恶劣,你必须严肃对待,正确处理。”

  “是,领导,我马上去处理。”白唐正正经经的站直身体,敬了一个礼。

  回到办公室,他为难的坐下,一时半会儿还真没想出个好主意。

  “白队,白队?”忽然,祁雪纯的声音响起。

  他吓了一跳,眼见祁雪纯就站在桌边,不由皱眉:“你也不知道敲个门。”

  “门没关……”

  白唐:“……咳咳,说吧,什么事?”

  “你看网上的视频了吗?”祁雪纯问,接着将自己手机放到他面前。

  在一个用户庞大的视频网站里,有人做了一段视频,主要是揭发某警队里,男上司对女下属的纵容包庇……

  视频得到了众人关注,大家纷纷猜测视频中的男上司和女下属是谁。

  白唐恍然明白,为什么领导会那么生气了。

  “啪!”白唐将手机扣在了桌上,惯常好脾气的他难得真的生气,“去,去把袁子欣给我叫来。”

  他真的,捏死她的心都有。

  坏人,总是不断激发好人心中的恶念。

  “白队,你别生气。”祁雪纯安慰道。

  “你……你还能冷静?”白唐觉得以她的性格,应该比他更想捏死袁子欣。

  祁雪纯不是不生气,而是已经做了分析,“你现在叫她过来,她也不会承认,如果她反咬你栽赃陷害,岂不是闹出更大的风波?”

  说不定袁子欣还等着呢。

  白唐深吸一口气,“算你说的有道理,你说怎么办?”

  “我有办法。”祁雪纯凑近白唐,耳语了一阵。

  下午本应该是队里的例会,重点是梳理一些沉积的疑难杂案,还有对片区内的治安情况做一个宏观把控。

  重要性还是很大的。

  然而会议开始,站起身的却是小路,“白队交代了,今天的会议由我来主持。”

  “白队呢?”袁子欣立即询问,她也已眼尖的发现,祁雪纯没参加会议。

  “白队说他有事出去,”小路想了想,“对了,是去走访广风商场了。”

  所谓走访,就是去看看环境,熟悉一下周围地形,协助片区民警做一个治安维护。

  说白了,就是吃喝玩乐。

  袁子欣暗中愤恨的咬唇,摆明了,这是带着祁雪纯休闲娱乐去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wma.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wma.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