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1章 该算账了_陆少的暖婚新妻
乐文小说网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3791章 该算账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791章 该算账了

  符媛儿直视令月的双眼:“我想来想去,既然是令兰留给程子同的东西,一定只有程子同知道线索。”

  她明白令月担心什么,程子同如果知道她用钰儿做要挟,又对符媛儿用药,一定不会放过她。

  “你相信我一次,我什么都不会跟程子同说。”符媛儿对她保证,“我会帮你找到保险箱,让你们母子团聚。”

  令月不敢相信:“你凭什么帮我……”

  “因为我和程子同闹得最厉害的时候,你让我和钰儿团聚了。”

  令月心头一动,符媛儿眼里的诚恳不似作假。

  当时她那样做,只是想要取得符媛儿的信任而已,而她也真的得到了。

  忽然,门锁被按响。

  符媛儿和令月同时一愣,马上意识到是程子同回来了。

  令月倏的站起,第一反应是赶紧跑。

  符媛儿也站起来,镇定的眼神示意她稍安勿躁。

  在符媛儿信任的眼神中,令月获得了力量,她缓缓的坐了下来。

  与此同时,程子同开门走进。

  “媛儿。”他微微诧异,这个点她竟然在家。

  符媛儿转过身来,一脸笑意迎上前,扑入了他怀中。

  “你回来了。”

  程子同一把搂住她的纤腰,嘴角是笑着的,眼里却带着怒气:“你在家正好,我有些事需要你解释。”

  他将她整个儿搂起来,径直进了房间。

  “砰”的一声,房门关上。

  令月的心也随之一跳。

  但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相信符媛儿的承诺。

  “视频怎么回事?”程子同低声问,一脸严肃。

  他才出去两天,她就跑去帮别的男人了!

  “我想跟你商量来着,”符媛儿也很不高兴啊,“可你不接人家电话。”

  再说了,“当时我被困在于家,于辉的确帮了我,我知恩图报,你不得表扬我吗!”

  程子同气到好笑,“好,我不但表扬你,还要奖赏你。”

  音落,他的硬唇压了下来。

  这根本不是亲吻,而是啃咬,符媛儿也好气又好笑,“你干嘛,怎么跟小动物撒娇似的。”

  她捧住他的脸颊,“别生气了,我现在不欠于辉了,以后跟他也不会有什么来往。”

  程子同轻抿唇角,这还算说了一句他爱听的话。

  “但我有更重要的事要跟你说,”她深吸一口气,“你答应我,听完之后不准生气。”

  程子同挑眉,除了她想要离开他,他觉得没什么事能让他生气。

  符媛儿将令月的事告诉了他。

  她已经隐去了她被捆的细节,但程子同依旧脸色愈沉。

  “她竟敢这么做!”他不敢想象,自己竟然在符媛儿和钰儿身边装了一个定时炸弹。

  “这件事你不用管。”说完他便转身往外。

  符媛儿赶紧将他拉住。

  他要接管,办法就是将令月赶走了。

  “我告诉你这件事,不是让你赶走她,而是想办法帮她。”符媛儿吐气。

  “帮她?”

  “她没伤害我,也没伤害钰儿……我也是母亲,我能理解她。”她看着他,目光坚定。

  程子同无奈,不管她用楚楚可怜的目光,还是坚定的目光,他都只有一个选择。

  那就是,顺她心意。

  “你说怎么帮?”他问。

  其实也说不上需要他帮忙,因为办法她都想好了,只是想让他知道,她在做什么而已。

  她将项链拿出来,转动吊坠的边框……在程子同诧异的目光里,她将照片后面的字展示在了他面前。

  “这个……”

  “这是保险箱的代号和密码,”符媛儿已经调查过了,“凭借代号取保险箱的银行只有一家。”

  所以,保险箱对他来说,已经是唾手可得。

  “程子同,你拿着保险箱回去,不但可以重回令狐家族,还能帮令月救儿子。”她将照片放到了他手里。

  “妈妈拥有这个保险箱,其实自己是可以回家的,”符媛儿还想明白了一个问题,“但她把这个机会留给了你,为此,她不惜客死异乡。”

  程子同心潮涌动,思绪翻滚,眼底不禁泛起泪光。

  很长时间里他都以为自己是被抛弃的孩子,特别是于父拿出一个假的保险箱,他的失落感更深。

  以为他的妈妈,宁愿费心思耍这群人玩,也不愿给他留下只言片语。

  原来不是这样,其实妈妈给他留下了很多。

  “媛儿,谢谢……”谢谢她帮他解开了心底深处的结。

  但他也有事要告诉符媛儿。

  “这次我出国,本想将妈妈接回来……”他说的妈妈,自然是指符妈妈。

  符媛儿诧异,几天前她才跟妈妈通了电话,妈妈没说想回来啊。

  “她被符爷爷控制了。”他语调凝重。

  符爷爷以符媛儿做要挟,如果符妈妈敢偷溜回来,他一定会派人伤害符媛儿。

  符妈妈知道他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所以一直没敢动。

  “砰”的一声,符媛儿一拳打在了桌上。

  她已经见识过爷爷的算计,但没想到爷爷能这么无耻!

  “爷爷要保险箱,是不是?”她问。

  程子同点头,“妈妈……我已经接回来了,她很安全。但符爷爷的人很快就会到,本来我想好了暂时应付的办法,但现在看来,想要换来永久的安宁,最好的办法是将保险箱给他。”

  一个保险箱,帮得了令月,就只能让符妈妈和符媛儿一直陷在危机当中。

  “你拿着保险箱带令月回去。”

  “你将保险箱给爷爷。”

  稍许沉默过后,两人几乎同时出声。

  音落,两人又不禁相视一笑。

  还有什么比此刻更让人感觉到幸福,你为对方着想的时候,发现对方也在为你着想。

  相爱的美丽,也正是在此吧。

  “程子同,你听我一次,”符媛儿已经有了打算,“拿着保险箱带令月回去,爷爷那边的事交给我应付。”

  她和爷爷之间这笔账,也该算一算了。

  **

  她和爷爷见面的地点,约在了符家别墅。

  这个她长大成人的地方,承载了多少悲伤或美好的记忆。

  失去父亲的伤痛,妈妈受的委屈,爷爷的关爱……她对季森卓的少女梦想,还有程子同压在心底的爱恋……

  总有一天,她还是会回到这个地方。

  “你来了。”爷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就像以前很多次她回家时那样。

  但世易时移,如今的爷爷褪下慈爱的外衣,只不过是一个自私自利的老头。

  符媛儿将手中的皮箱放下,面无表情的看着爷爷:“我想知道,如果我不来,你将怎么对待我妈妈?”

  符爷爷干笑两声:“你.妈妈也算半个符家人,可惜,我对所有符家人都没什么好感。”

  “我怎么确定东西给你之后,你不会再找我们麻烦?”符媛儿问。

  “东西给我之后,我干嘛还找你们?你们还有什么价值?”符爷爷问得尖锐。

  符媛儿暗中骂了一句,不再跟他废话,“东西在皮箱里,皮箱你可以先拿走,但一个月以后,我才能告诉你密码。”

  她要确保她和妈妈会是安全的。

  符爷爷冷笑一声,没有搭茬。

  符媛儿明白他的意思,朗声道:“你看好了!”

  她快速将皮箱打开。

  符爷爷和他两个助手的目光顿时被吸引过来,目光逐渐发直……皮箱里有三件古董,只是匆忙的一眼,已被它们的与众不同所吸引。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符媛儿已经将皮箱合上了。

  “这就是保险箱里的东西?”符爷爷问。

  “不像吗?”符媛儿反问。

  符爷爷的脑袋飞转,他早派人查过,当时令兰能有什么宝贝留下来。

  有一条线索曾引起他的注意,一个神秘女人在好得利公司拍卖会上,连续拍走三件价值连城的古董。

  他当时没敢将两者联系,因为令兰不像那么有钱。

  但刚才他看到的三件宝贝,跟当年的拍品十分相似。

  符媛儿将皮箱再度放好,这次是放到了符爷爷面前的书桌上。

  “不要试着强行打开这只皮箱,自毁原理您一定听过吧。”说完,符媛儿潇洒离去。

  助理立即对符爷爷说道:“符总,我就不信邪,我们将它打开,还真能把瓷器毁了?”

  符爷爷摇头,他已经盯着皮箱看了很久,“这不是普通的皮箱,它的皮质很特别,里面也一定有暗格,装着某种化学物质。”

  只要空气和挤压度足够,皮箱一定会自焚殆尽。

  到时候只怕他竹篮打水一场空。

  助理无奈,难道符爷爷这么大岁数,还没招治符媛儿吗!

  “符小姐!”符媛儿穿过花园,忽然听到一个男声叫她。

  她疑惑的转头,顿时愣了。

  令麒!

  当初和令月一同出现的那个男人!

  他身后还跟着三五个人,他们架着一个人同时出现在花园。

  那个人虽然被罩着头脸,双臂也被反在后面,但符媛儿马上认出来,她是妈妈!

  “妈妈!”符媛儿失声叫喊。

  闻声,符妈妈浑身一愣,继而挣扎起来。

  但她越用力挣扎,架着她的人也更加用力的抓紧她胳膊,大手几乎要将她的胳膊拧出血来。

  “令麒,你想干什么!”符媛儿怒声喝问。

  令麒冷笑:“令月太不顶事,保险箱,只有我自己亲自来拿。”

  话说间,符爷爷也走了出来。

  事情很明显了,爷爷和令麒是约好了的。

  “把皮箱打开吧。”爷爷吩咐。

  他的助理将皮箱送回到她面前。

  “爷爷,我妈照顾了你二十几年,你一点情分不讲?”符媛儿痛心的问。

  符爷爷使了一个眼色,立即有人下手,重重的往符妈妈肚子上捶了一拳。

  符妈妈立即痛得弯下了腰。

  “别磨蹭了。”符爷爷冷声喝令。

  PS,宝们,快结束了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wma.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wma.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