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0章 终究是孤独一人_陆少的暖婚新妻
乐文小说网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3450章 终究是孤独一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450章 终究是孤独一人

  符媛儿也觉得自己够够的,被严妍调侃几句,心里竟然好受了很多。

  她在餐桌前坐下,一边烤肉一边将子吟的事情跟严妍说了。

  严妍顿时脑洞大开,“这个子吟肯定是装的,说不定她很早之前就已经好了,但她发现自己只有不正常,才能接近程子同,所以就一直在演戏。”

  符媛儿:……

  “严妍,你是在跟我讲电影剧本吧。”符媛儿只是简单的认为,子吟没有大家认为的那么傻而已,根本没想到那么多。

  “你不信我没办法。”严妍无奈的耸肩。

  “我不是不信你,我只是觉得程子同也没那么傻,会被子吟骗那么久。”

  严妍抿唇,符媛儿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

  “现在程子同是什么态度?”她问。

  “他……相信子吟说的每一个字。”

  严妍头疼的抓了抓头发,一个男人相信其他女人的话,而不相信自己,这种男人她也不会要啊。

  她也没法劝符媛儿要这种男人。

  “那就……”她举起酒杯,“把渣男翻篇吧!”

  符媛儿勉强撇了一下嘴角,跟她碰了杯。

  严妍将杯子里的酒喝下,才对符媛儿问道:“你怎么了,舍不得渣男?”

  符媛儿自嘲轻笑,有什么舍得舍不得,特别是对一个心里没自己的男人。

  只是,她想起那些曾经感受到的,体会过的,从程子同那儿来的暖意,难道原来都是错觉吗?

  “首先,你是一个漂亮女人,男人会被你吸引是正常的,”严妍给她分析,“而且你又是他合法的妻子,他为什么闲置资源不加以利用呢?而男人求偶的时候,总会拿出一些行动,不然你怎么会配合呢?”

  符媛儿:……

  “请你别说了行吗,我听着有点想吐。”

  严妍“嘿嘿”冷笑,“真相总是令人作呕。”

  “所以我从来不把男人当回事,你认真,你就输了。”

  符媛儿从来不像这一刻,如此的认同严妍。

  她举起酒杯,“祝福我,再也不会相信男人。”

  两人喝到半醉微醺,严妍的电话忽然响起。

  严妍看了电话一眼,但迟迟没有接。

  符媛儿跟着往电话瞟了一眼,发现来电显示“备胎3”……

  她是不是该冲严妍叫一声“女中豪杰”。

  “怎么不理人家?”她冲严妍戏谑的挑眉。

  但严妍是货真价实的苦恼:“这男人长得挺帅,但每次约我都喜欢去KTV,我最不喜欢那地方。”

  她都懒得编造理由推脱。

  “去吧,我忽然好想唱歌。”符媛儿说。

  既然这样,严妍便接了电话,不出所料,备胎3又在某KTV开了包厢,请严妍过去玩。

  符媛儿已经站起了身。

  不过她很快就后悔,什么唱歌,这根本就是大型虐狗现场。

  她们到了包厢后,没见到什么男人,正疑惑间,大屏幕忽然打开,开始播放一段视频。

  这段视频汇集了严妍演的所有角色的最美的一面,不但音乐合适,节奏感也特别好,再加上调色修片什么的,一段视频竟然看出了大片的感觉。

  “你这备胎是学剪辑的吧?”符媛儿小声问。

  “开汽车维修连锁店的,”严妍回答,“今天之前我都不知道他还会剪辑。”

  这时,包厢灯光陡然暗下来,瞬间又亮起来,一束光线从后方打来,在两人面前形成一个3D画面。

  是一朵迎风绽放的红玫瑰。

  当红玫瑰开至最娇艳的时候,包厢门被推开了。

  一个服务生推着一辆餐车走进,伴随他的是一阵悦耳的男歌声,唱的是一首老歌,《你最珍贵》。

  或许因为餐车上有一个生日蛋糕,蜡烛火光摇曳,符媛儿从没觉得,这首歌是如此的好听,如此的浪漫……

  有句话说得真好,人比人气死人,在男人对待自己的用心上,严妍的男人们甩她的男人们不知道多少条街……

  “我去一趟洗手间。”当男人手持麦克风走进来时,符媛儿找个借口溜出了包厢。

  她不想当电灯泡。

  她来到KTV的后巷,这里没什么人,她坐在巷口,看不远处大路上车辆来往,想着自己要不要先回去睡觉。

  不知是谁说过,人终究是要一个人的,而严妍今天陪着她聊天喝酒,她已经很开心了。

  她拿出手机,准备打一辆车先回去。

  “你个没良心的,不等我就出来了!”严妍的声音忽然响起。

  她转头一看,严妍正踩着高跟鞋,身姿摇曳的朝她走来呢。

  “你……把人家丢下了?”符媛儿有些诧异,“看得出他精心准备了很久。”

  严妍轻哼:“他自己过生日,花再多时间准备,那是他的事情。一句话不说,诓我来给他过生日,心机是不是太深了一点。”

  符媛儿无语反驳。

  “那咱们回家吧。”她只能这样说。

  “回什么家,”严妍美眸一瞪,“走,去医院。”

  “去医院?”干什么?

  “符媛儿你有没有点骨气,”严妍抓上她的胳膊,“那个叫什么子吟的,把你都欺负成什么样了,你还真把伯母留那儿照顾她?”

  “就算不把子吟骂一顿,你也得跟我去把伯母带回来!”

  大概是酒精的缘故,又被严妍这么一鼓励,符媛儿的脑子也开始发热了。

  是啊,她怎么能把妈妈真留在那儿照顾子吟呢!

  这样子吟一定以为符媛儿怕了她呢!

  于是,两个酒醉的女人便雄赳赳的往医院赶去。

  “严妍,但我还是觉得刚才那个男人很用心。”符媛儿不吐不快。

  “你喜欢?我把他介绍给你?”

  “你舍得吗?”

  “说实话,备胎4号一直要求我多给他时间,这样我才能发现他的好。”

  符媛儿:……

  “其实你不用羡慕我,”严妍笑道:“你只要把男人看淡一点,就能过上我这种生活。”

  符媛儿还是觉得算了吧,她在时间管理上没有什么天赋。

  到了医院门口,她诧异的发现医院门口多了一个身影。

  季森卓!

  他怎么会在这里!

  却见严妍对她莫测高深的一笑,“时间管理不是很难,从现在开始,我可以慢慢教你。”

  所以,季森卓是她叫来的!

  符媛儿着急的低声说:“季森卓需要在医院静养,你叫他来干什么!”

  “哟,心疼了不是。”严妍毫不避讳的取笑她,声音大到季森卓都能听到。

  季森卓微微一笑,继而走上前来扶住符媛儿,“为什么喝这么多酒?”他的眼里有心疼。

  “她啊……”

  见严妍开口,符媛儿赶紧瞪她一眼,阻止她泄露太多。

  虽然程子同让她很伤心,但她不需要在季森卓这儿找安慰。

  “好久没见严妍了,我们俩高兴,所以喝了几杯。”她随意找了一个理由。

  季森卓也没再追问,转而说道:“我已经让人问过了,医生说子吟明天可以出院。”

  严妍啧啧两声:“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明天就能出院,这人也真是命大。”

  季森卓的唇边泛起冷笑:“如果她并不是摔下来,而是故意躺在那里呢?”

  闻言,符媛儿和严妍都愣了。

  他这个脑洞开得更大。

  季森卓不以为然,他已经派人了解了事情的全过程,“如果她存心陷害媛儿,先弄坏监控摄像头,再引媛儿出去和她说话让保安看到,然后自己躺到树丛里装失踪,这是一系列的计划。”

  符媛儿和严妍对视一眼,都觉得季森卓说的好有道理。

  但严妍很快又泄气,“说得有道理又怎么样,她把监控弄坏了,我们也抓不到证据。”

  “未必不可以。”季森卓往住院大楼看了一眼。

  **

  “子吟,现在很晚了,你该睡觉了。”病房里,符妈妈对子吟柔声哄劝。

  子吟抱着枕头坐在床边,怔怔的看着门口,“子同哥哥……”她嘴里轻声喊着。

  符妈妈继续劝道:“子同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他有空的时候会再过来。”

  “子同哥哥是不是不要我了?”子吟问。

  “怎么会呢,”符妈妈立即否定,“子同把你当亲妹妹,哥哥怎么会不要妹妹。男人嘛,宁可不要老婆,也不会丢下亲人的。”

  符媛儿在外听到符妈妈的话,不禁一阵无语,这个妈妈真是亲妈吗!

  “子同哥哥来了!”子吟忽然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欣喜的抬起脸。

  符妈妈也转头朝外看去,却见来人是符媛儿。

  她喝酒了。

  尽管她靠在门框不再往前,符妈妈也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酒精味。

  “你怎么来了?”符妈妈疑惑,“你这样子,护士也让你过来?”

  符媛儿冷笑:“你都说了,她是程子同的妹妹,我来看老公的妹妹,护士为什么不让?”

  符妈妈蹙眉:“别撒疯了,快回去。”

  “妈,严妍在楼下,说想要见你。”符媛儿说道。

  “严妍?”

  “她打算结婚了,但不知道怎么跟父母摊牌,想问一下你的意见。”

  接着,符媛儿又说,“她可是从剧组专门跑过来找你的,见不见,你自己拿主意吧。”

  符媛儿和严妍一直关系很好,符妈妈也将严妍当半个女儿看待。

  符妈妈看看子吟,又看看符媛儿,“那你陪子吟坐坐,我下楼一趟。”

  送走符妈妈,符媛儿来到病床前坐下了。

  “小姐姐。”子吟仍跟她打招呼,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符媛儿看着她:“子吟,程家花园里有一条电线你没漏了,其中一个摄像头仍然是好的。”

  子吟一脸茫然,似乎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wma.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wma.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