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7章 简安落泪_陆少的暖婚新妻
乐文小说网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2637章 简安落泪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637章 简安落泪

  高寒淡淡的瞥了徐东烈一眼,“伤个肩膀死不了,别大呼小叫的。”

  高寒一句话,差点儿把徐东烈气死。

  徐东烈面色惨白的瘫在沙发,他现在都要丢了半条命,高寒来这么一句。

  “高寒……你别站着说话不要疼,我的一条胳膊都废了,我是为了……”徐东烈看向冯璐璐,只见高寒往前面那么一站,冯璐璐就被他挡在了身后,挡得严严实实的。

  生气!

  “我是为了冯璐璐!”不管冯璐璐有没有良心,徐东烈必须说出来,必须要刺激高寒。

  “哦。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高寒淡淡应了一声,他反问道。

  “我……我在和冯璐璐约会!”

  冯璐璐又在高寒身后探出头来,有些生气地说道,“你乱讲。”

  高寒握住她的小手。

  这时急救的医生护士来了。

  高寒带着冯璐璐站到一旁。

  医生护士过来检查了一下徐东烈的伤口,然后给他做简单的消毒,包扎。

  消毒的时候,徐东烈差点儿以为自己就要离开了这个美丽的世界。

  因为当着高寒的面,他顾及面子,死死咬着牙齿,就是不叫出来。

  在一旁的小护士,看他的脸都憋红了,便说道,“先生,你可以喊出来,喊出来可以降低痛感。”

  这时冯璐璐也说道,“徐东烈,别硬撑了,忍着疼,会更疼的。”

  徐东烈狠狠瞪了冯璐璐一眼,再看高寒,他依旧那副高冷的表情。

  喊疼?

  不可能!

  “不疼!上药,包扎!”

  护士小声的吐槽,好倔强啊。

  医生给徐东烈简单的包扎了一下,问道,“先生,你还能走吗?如果不能,我们会用担架将你送下楼。”

  “我能!”

  刚包扎好,徐东烈便挣扎着要站起来,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徐东烈有些头重脚轻的,但是为了不让自己在高寒丢面儿,他徐少爷必须咬牙坚持。

  冯璐璐看着徐东烈这东倒西歪的模样,不由得叹道,何必呢。

  就这样,医生护士把徐东烈扶进了电梯,一进电梯内,徐东烈便坚持不住了,直接腿软,两个医生这才扶住他。

  徐东烈心中不爽到家了,虽然他现在快晕过去了,但是他依旧记得高寒不屑的表情。

  那模样,好像就在看手下败将。

  气死了!

  徐东烈走后,屋内才安静了下来。

  高寒拉了拉冯璐璐的手,将她拉到身前,“你有没有受伤?”

  冯璐璐摇了摇头。

  “高警官,这人晕过去了。”

  高寒来到男人身边,冷眸淡淡的看了一眼。

  “带回去,等他醒了,审问。”

  “是。”

  警察们带着男人离开了,屋内只剩了冯璐璐两个人。

  “高寒。”

  “嗯。”

  “刚才他跟我说了,他不是我的前夫,但是他认识我,而且他的目标……”冯璐璐顿了顿,“是你。”

  “就连白唐受伤,也和他们有关。”

  “白唐?”

  “对!”冯璐璐重重点了点头,“他亲口说的,他还说我现在对于他们来说没有利用的价值了,他们要杀了我。”

  一说到这里,冯璐璐的声音出现了颤抖。

  高寒大手一拉,直接将她带到了怀里。

  他的下巴抵在冯璐璐的发顶,“抱歉,都是因为我。”

  “不是的,他们针对你,好像早有预谋,而且可能是从几年前开始的,他们就在计划杀你。”

  闻言,高寒微微蹙眉,是谁处心积虑这么长时间要害他和白唐?

  而且,对方似乎对他和白唐很了解。

  如果是在几年前,他们早就在冯璐璐身上布了局?

  事情,似乎越来越复杂了。

  冯璐璐轻轻推开高寒,她的双眸中含着泪水,她仰着头,轻启唇瓣,“高寒,我可能是失忆了。他说认识我,但是我对他毫无印象,我……我的脑袋里还出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冯璐璐说着,眼泪就滑了下来。

  想到刚才她脑海中浮现起的那个画面,冯璐璐忍不住想痛哭,她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想哭。

  高寒的大手捧住她的脸颊,长指擦着她的泪水。

  “不要怕,不论什么事情,总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我……”

  高寒捧着她的脸蛋儿,他低下头,在她唇上轻轻一吻。

  “不怕,有我在身边呢。”

  高寒的话,给了冯璐璐无穷的动力。

  她重重点了点头。

  “高寒,你这几天都在忙什么事情,发生什么了?”

  高寒的表情瞬间严肃了起来,“前两天发生了一起很严重的车祸,受伤的人是我的一个朋友。”

  “你朋友怎么样了?”

  “还在医院。”

  “伤得严重吗?”

  “有瘫痪的可能。”

  闻言,冯璐璐愣了一下,缓缓说道,“世事无常。”

  高寒的大手摸了摸冯璐璐的头发,事情远比他们看到的复杂。

  “走吧,我先送你回家。”

  “嗯。”

  苏简安那边的事情,很复杂。

  冯璐璐这边同样复杂。

  这个冒充冯璐璐前夫的男人虽然被抓了,但是从他的口中可以知道,他们是一个团伙。

  这个人只不过是被指派的,他没有杀了冯璐璐,自然还会有其他人来。

  但是,这些话,高寒不能对冯璐璐说,他不能增加冯璐璐的心理负担。

  她只是一个普通人,杀人这种事情,在她的眼里,那只是电影里的剧情。

  临近年关,氛围也越来越紧张了。

  在回去的路上,冯璐璐忍不住惦记高寒的朋友,“高寒,你朋友在医院,有人照顾吗?我没什么事情,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去帮忙。”

  高寒看向她,笑了笑,他的大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不用了,她们家里人很多,她老公和哥哥一直在守着她。”

  “哦。”冯璐璐坐正了身体。

  有老公,有哥哥,她好幸福啊。

  像她,孤独一个人,连病都不敢生。

  “等朋友病好了,我带你和他们认识一下。”

  “好。”

  **

  医院内,这已经是第三天了。

  第二天的时候,苏简安张开了眼睛,但是她说不了话,只能眨眨眼睛。

  医生说,这是关键时期,后面苏简安恢复成什么样,一方面看治疗,一方面就看她个人身体素质。

  这两日,陆薄言肉眼可见的憔悴了。

  面色憔悴,脸上长满了青胡茬。

  今夜,他拒绝了苏亦承的陪床,他要一个人守在苏简安身边。

  朋友们现在不仅担心苏简安,他们还担心陆薄言,怕他的身体会垮掉。

  两天,陆薄言只吃了一顿饭。

  陆薄言和苏简安,他们是青年夫妻,从未经历过这种生离死别,饶是陆薄言有再多经商能力,但是在感情上,他依旧是稚嫩的。

  苏简安的突然出事,给了他无比沉重的打击。

  他从未如此害怕过。

  他怕苏简安和父亲一样,突然就离开了他。

  父亲去世之后,他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的世界一下子变成了黑白色。

  是苏简安给了他生活的勇气,是苏简安带给了他欢乐,是苏简安让他感受到了幸福。

  他们从年少,到成人,他们的心一直紧紧连在一起。

  二十年的感情,他们都变成了对方生命里不能或缺的。

  今夜,陆薄言没有在苏简安身边坐着,他躺在了床上,他张开胳膊,让自己的身体凑到苏简安身边。

  陆薄言的胳膊在苏简安的头上,这个姿势,苏简安就像靠在陆薄言的怀里。

  夜深了,医院里也安静了。

  病房内亮着一只小夜灯。

  陆薄言侧着身子,他细细观察着苏简安。

  她不像病了,她像睡美人一样,正在安静的睡觉。

  陆薄言想起来平时她睡觉的模样。

  他们第一次在睡在一张床上时,苏简安睡觉很不老实,第二天一醒来,她就跑到了他怀里。

  他那会儿太克制了,他觉得自己给不了苏简安最好的,所以他连碰她的勇气都没有。

  但是当苏简安主动靠到他怀里时,他没有拒绝,他还很享受。

  想想五年前的自己,幼稚的有些可笑。

  他自诩成熟,但是和苏简安相处的时候,他太幼稚了。

  陆薄言低下头,他轻轻凑在苏简安面前。

  “简安,你一定要好起来。我们还很年轻,我们还有很多路要走。我们还要一起变老,还要看着孩子们一起长大。”

  “西遇,我不担心,他最像我,他以后能很好的照顾自己。”

  “简安,我担心相宜。她是我们两个人的宝贝,我们要看着她长大,不让任何人伤害她。”

  “简安,你不要害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这次意外,是我对不起你,很抱歉,我没能保护好你。”

  “我保证,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你原谅我,好吗?”

  陆薄言凑在苏简安耳边哑着说着,泪水顺着他高挺的鼻梁缓缓滑下来,落到苏简安的鬓发里。

  “简安啊,我发现我真的离不开你。亦承他们都怕我垮掉,我也怕。我从来没有这样害怕过,但是这次,我真的怕了。”

  “我再也不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陆薄言了,我只想让你重新醒过来。”

  “简安……”

  陆薄言凑在苏简安唇边,干涩的唇瓣,轻轻吻着她同样干涩的唇瓣。

  眼泪落在苏简安的脸上。

  陆薄言抬起身体,他看到有眼泪从苏简安的眼角滑落。

  陆薄言激动的一下子坐了起来。

  “简安!简安!”陆薄言兴奋的像个孩子一样。

  他紧忙跳下床,来到护士站,将值班医生叫了过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wma.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wma.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