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8章 救自已爷们儿(2)_陆少的暖婚新妻
乐文小说网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2448章 救自已爷们儿(2)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48章 救自已爷们儿(2)

  吴新月紧忙回到屋内,她拿过一个矿水瓶,她摇了摇瓶子里的水。

  “黑豹,你不要耽误我的好事,别忘了,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吴新月警告完黑豹,便迫不及待的朝电梯走去。

  “呸!”黑豹朝吴新月的方向啐了一口,不过就是个表子罢了。

  她手中紧紧攥着矿泉水瓶,这里有三分之一的药量,剩下的三分之二她全给了陆薄言。

  她得意的扬起唇角,陆太太,这个身份似乎很适合她。

  叶东城,今晚之后,我就是你高不可攀的女人!

  “叮!”电梯到了五楼。

  吴新月激动的来到505门前,门没有关严,吴新月走了进去,此时屋内漆黑一片。

  吴新月轻轻关上门,打开了床头灯,开关一合,顿时床头亮起了柔黄色的灯光。

  陆薄言躺在床的正中间,他身材高大,一个人几乎占了一个床。

  吴新月来到陆薄言面前,看着陆薄言那出色的俊颜,她按着怦怦直跳的心脏。

  上次在医院,她就发现他长得好看。此时,看着沉睡的他,没想到他长得这么帅。

  高大的身形,坚硬的胸膛,紧实的腹部,还有腿间那一团鼓鼓囊囊的大包。

  吴新月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她不再等了,她打开矿泉水瓶,将半瓶矿泉水一饮而尽。

  “陆太太?过了今晚,我就是陆太太了。我吴新月,就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吴新月开心的在原地转圈圈。

  没一会儿的功夫,她也头晕起来,她脸上带着笑意,朝着陆薄言的方向倒了过去。

  此时陆薄言抬起胳膊,皱着眉头,翻了个身,吴新月躺在了陆薄言身后,没有碰到陆薄言半分。

  她还幻想着可以躺在陆薄言怀里,此时她想再动弹,但是药效发作了,她动弹不得,只得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

  干渴,嘴里像吃过盐巴,嘴里干渴的喉咙痛。

  燥热,身体像火烧一般,由内到外,烈火灼烧着他。

  欲|望,身体控制不住的蠢蠢欲动,他那里像是要爆炸了一般,急于找发泄口。

  陆薄言按着疼得快要炸开的脑袋,他缓缓坐起身。口中的燥热,让他控制不住的连续咽口水。

  身下的膨胀让他越发难受,他睁开眼睛,但是眼前却看不清任何东西,模糊一片。

  他只觉得头晕目眩,他翻过身,大手紧紧抓着床单。

  “简安……”因为干渴,他的声音异常粗哑。

  他现在大脑一片迷糊,但是他依旧记得苏简安。

  “简安……”他一声一声叫着苏简安的名字,大手控制不住的来到腰间解开了皮带。

  他紧紧抿了抿唇,额头上此时已经布满了汗水。

  他大手一个用力,便将自已的衬衫扯破,露出了强壮的胸膛。

  “简安……”大手在身边胡乱的抓着,然后碰到了一个活物。

  宽大的手掌抓住丝滑的睡衣,入手的顺滑。

  “简安。”

  **

  苏简安他们一行人赶了过来,沈越川再打董渭的手机,却无论如何也打不通了。

  苏简安进了酒店,经过询问前台,他们来到了陆薄言他们吃饭的包间。

  但是还没走近,便见包间外站着三个像小混混的男人。沈越川和叶东城大步走过去。

  小混混一见到他们二人,便喝道,“看什么看,滚!”

  沈越川和叶东城二人,话都没说一句,直接抬起脚,将那个小混混踹到了一米开外。

  “操,你们是谁?”另外两个小混混冲上来就要和沈越川他们二人打架。

  但是小混混还没有出手,两个便被沈越川叶东城打了一拳,踹倒在地上。

  苏简安打开房门,便看到董渭几个人在地上躺着。

  “董渭!”

  沈越川走进屋,焦急地大声问道,“陆总呢?”

  董渭捂着脑袋,皱着眉头痛苦的说道,“陆总被他们带到了楼上。”

  沈越川面带怒色,他大步走向门外,弯腰拽起一个小混混,“你们把人带哪儿去了?”

  小混混装傻不说话。

  沈越川一拳打在了小混混的鼻子。

  “啊!”小混混惨叫一声,鼻子顿时流出了鼻血,沈越川这一拳,这鼻子怎么着也得骨折了。

  “说!”

  “5……505,人在505。”

  苏简安听到之后,便疾步跑到电梯处,手指连续按着电梯键,沈越川紧忙跟了过去。

  叶东城没有跟过去,他给姜言打了电话,随后又打了120。

  打完电话之后,他才来到电梯旁,这时苏简安和沈越川已经上了电梯。

  “叮!”

  电梯到了五楼。

  苏简安努力压力着心中的火气,她来到505门前。

  “简安……”

  沈越川叫了一声苏简安。

  只见苏简安一脚踢开了门。

  她进去之后,啪的一声打开了房间灯,瞬间整个屋子亮堂了起来。

  苏简安一眼就看到了陆薄言,他光着上半身,下面的腰带也解开了。他痛苦的在床上挣扎,手快要将床单撕破。

  床下,一个穿着短睡衣的女人,一脸欲求不满的扭着身子。

  苏简安顾不得去看那个女人,她直接朝陆薄言跑了过去。

  “薄言,薄言!”苏简安的手摸上陆薄言的胳膊,“你怎么这么烫!”

  陆薄言身上就像个火炉一样,烫灼着她的掌心。

  “别碰我!”陆薄言低吼一声,他一把甩开了苏简安的手。

  陆薄言抬起身子,他横眉竖起,紧咬牙根,他沉着声音低吼,“离我远点儿!”

  苏简安看着陆薄言的样子,心疼的抿起唇瓣,他的胸前很多处长长的血印子,一看就知道是他自已抓的。

  “越川!”苏简安叫着沈越川的名字。

  “我在。”沈越川一进来,便见到陆薄言炸着毛跟苏简安对峙着。

  “把这个女人带走,不要放了她,我明天要找她算账。”苏简安心疼的看着陆薄言,语气平静的说道。

  “好。”

  沈越川大步走过去,此时叶东城也来了,他走进屋,看着地上的女人,疑惑出声,“吴新月?”

  “你认识?”沈越川问道。

  叶东城眸光冰冷,只听他语气冷漠的说道,“先把她弄走,我晚些时候再跟你说。”

  沈越川沉着一张没有回叶东城的话,他对苏简安说道,“简安,你可以吗?”

  “嗯。”苏简安应了一声,“越川,不要忘了游乐园的那两个人。”

  “我知道该怎么做。”

  “好。”

  随后沈越川和叶东城将吴新月抬了出去,看着吴新月的穿着,叶东城的眸光越发冷了。

  **

  房关被紧紧关上了,此时屋内只剩下了苏简安和陆薄言两个人。

  看着陆薄言干涩的唇瓣,苏简安强忍着心下的难过,拿过一瓶的矿泉水倒在了杯子里。

  “薄言,喝点水。”苏简安再次来到陆薄言面前,她柔声说道。

  陆薄言看着苏简安伸出的手,一把将苏简安手中的杯子打掉。

  “离我远点儿!”陆薄言的声音强势疏离,对她如对陌生人一般。

  “薄言,是我啊,我是简安。”苏简安声音哽咽的说道。

  那些混蛋,到底给他下了多大的药量!

  “简安?”陆薄言的情绪有一瞬间的稳定,但是随即大吼道,“你不是简安,你不是简安,滚,离我远点儿!”

  陆薄言的大手用力揪着床单,此时他的身体已经处于极限状态。

  “啊!”陆薄言的五官紧紧皱在一起,他呲牙咧嘴,一脸的痛苦。

  春药已经发挥了作用,陆薄言在欲望强烈的时候,他以为身边的女人是苏简安,但是大手一摸到她的脸,那油腻腻的脸,根本就不是苏简安的

  他的浅意识里知道自已被下药了,他一脚将身边的吴新月踹下了床。

  他用最后的冷智,和身体的欲望做着争斗。

  抗到难以忍受的时候,他用大手抓着自已的胸膛,靠疼痛来保持清醒。

  但是此时,他的意识模糊了,他的欲,望占据了上风。但是即便如此,他的心,他的身体也不允许他沾其他女人。

  看着陆薄言强忍的模样,苏简安心疼得快裂开了。

  此时此刻,他为了不沾其他女人,他不让任何异性靠近他。他不能辨认出苏简安,除了苏简安,任何女人都不能靠近他。

  苏简安不能再任由他这样下去。

  她拿过水瓶,含了一口水。

  扑到床上跪在陆薄言面前,双手抱住他的头,不理会他的抗拒,苏简安亲上了他的唇瓣,将嘴中的水度给了他。

  薄言,薄言,是我,我是简安,你看看我。

  苏简安的眼泪滑了下来,陆薄言拒绝着她的喂水,水打湿了她的衣衫。

  陆薄言抓着她的胳膊,不让她靠近。

  苏简安用力捧着他的脸,用力的亲着他的唇瓣。

  因为干渴,陆薄言的口中散发着苦涩,苏简安将他苦涩全部接受。

  陆薄言拒绝着她,因为药物的关系,他的意识模糊,他张开嘴咬住了苏简安的唇瓣,他把当成了陌生女人,发狠的咬着她的唇瓣,直到他们两个人嘴里满是铁锈的味道。

  即便是这样,苏简安也没有松开他。

  眼泪依旧在流着,心,疼着。

  她的吻,又急又用力,他不配合,他咬着她的唇瓣。

  苏简安松开了他,她唇瓣上冒着血珠,沾染的她的唇瓣越发明艳。

  小手心疼的摸着陆薄言的脸颊,“薄言,是我,我是简安啊。”

  陆薄言的目光依旧涣散着,他的眼睛不能聚光,他的意识不受自已控制。

  “薄言,薄言,我是简安,我是简安,你看看我。”

  苏简安又吻向他,他的唇瓣,又干又热,带着她的血。

  苏简安双手环住陆薄言的脖颈,她凑到他怀里,眼泪沾湿了他的脸颊。

  “薄言,薄言,你醒醒你看看我……”苏简安哭着在陆薄言的耳边呢喃着。

  PS:让大家久等了,假期结束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wma.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wma.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