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7章 穆司爵重伤(3)_陆少的暖婚新妻
乐文小说网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1337章 穆司爵重伤(3)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37章 穆司爵重伤(3)

  陆薄言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

  从门口到客厅,一路都亮着暖色的灯,灯光铺满他回家的路。

  不用猜也知道,这是苏简安替他留的。

  陆薄言回到房间,一眼就看见苏简安。

  苏简安靠着床头坐着,怀里抱着一本书,歪着脑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

  她应该是想等他回来,左右等不到,最后不小心睡着了。

  陆薄言悄无声息地走过去,抱起苏简安,想给她换一个舒适的睡姿,可是还没来得及把她放下去,她就动了动眼睫毛,再然后,睁开眼睛——

  “你回来了啊,”苏简安的声音带着沙哑的睡意,“司爵和佑宁情况怎么样?”

  “许佑宁没事。”对于苏简安,没必要隐瞒,陆薄言如实说,“司爵受伤了。”

  “……”苏简安的睡意顿时消失了一半,“你刚才不是说司爵没事吗?”

  “穆七不希望许佑宁知道他受伤,刚才许佑宁在我车上,我不方便告诉你实话。”陆薄言拉过被子替苏简安盖上,“没事了,你接着睡。”

  穆司爵都受伤了,还叫没事?

  “等一下。”苏简安拉住陆薄言,语气里透着担忧,“司爵的伤势怎么样?严不严重?”

  陆薄言想了想,复述穆司爵的原话:“只是接下来一段时间行动不便,对穆七来说,不值一提。”

  “……”

  苏简安多少可以猜出来,穆司爵的伤势没有严重到危及生命的地步,但是,伤得也不轻。

  她笑了笑,忍不住吐槽:“说得好像司爵是个感觉不到疼痛的机器一样。”

  陆薄言俨然是事不关己的样子:“这是穆七的原话。”

  苏简安:“……”那就是穆司爵自己把自己当成机器了。

  “别想那些与你无关的事情了。”陆薄言亲了亲苏简安的额头,“你先睡,我还要处理点事情。”

  苏简安突然没什么睡意了,起身去隔壁儿童房看两个小家伙。

  半年过去,两个小家伙长大了不少,五官也长开了,乍一看,简直是她和陆薄言的迷你版。

  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情,苏简安唯一的安慰,也只有这两个小家伙了。

  苏简安在儿童房呆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是被陆薄言抓回去睡觉的。

  两人睡下的时候,远在医院的穆司爵依然咬牙忍着痛苦,一心一意扑在工作上,转移对疼痛的注意力。

  清晨,穆司爵才回到房间躺下。

  他不是不痛了,而是已经累得忘了疼痛,毫不费劲地就进入梦乡。

  第二天,许佑宁很早就醒过来。

  昨晚睡前没有拉窗帘的缘故,晨光透过玻璃窗洒进来,明晃晃的光线刺着刚醒来的人的眼睛。

  许佑宁有些不适应这种感觉,下意识地抬起手,挡了一下光线。

  下一秒,她愣住了。

  光线!她能看得到光线!

  她能看见了!

  在黑暗中摸索了太久,当光明重新袭来的时候,许佑宁只感觉到狂喜。

  她顾不上什么刺眼不刺眼了,睁开眼睛,下意识地往身边看——

  穆司爵熟悉的英俊的五官,清清楚楚的映入她的眼帘,连他根根分明的睫毛,她都看得清清楚楚。

  再看向四周,满室的晨光,温暖而又静谧,勾画出一幅无比美好的画面。

  许佑宁坐起来,看了看自己,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真真实实地存在这个世界上。

  能看见的感觉,如此美好。

  “穆司爵!醒醒!”

  许佑宁兴冲冲地叫了穆司爵一声,迫不及待地想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穆司爵大概是太累了,睡得正沉,没有任何反应。

  “穆……”

  许佑宁坚持想叫醒穆司爵,下一秒,却突然改变了主意。

  既然穆司爵还没有醒过来,那么,她就给他一个惊喜!

  一个多小时后,穆司爵姗姗醒过来,发现许佑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意外地问:“怎么不叫醒我?”

  许佑宁浅浅的笑着,装作看不见的样子,说:“我不知道你昨天晚上什么时候才忙完的,想让你多休息一会儿。”

  因为有过切身体验,她的演技堪称炉火纯青,毫无破绽。

  穆司爵看着许佑宁,唇角微微上扬了一下:“我叫人送早餐上来。”

  许佑宁愣住,一时间忘了说话。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她甚至不敢想象,穆司爵的脸上会出现和“温柔”沾边的笑容。

  冷漠嗜血的穆司爵,竟然也可以让人觉得……柔情似水?

  该不会是她视力恢复后,大脑太兴奋出现了错觉吧?

  穆司爵迟迟没有听见许佑宁说话,偏过头看了她一眼:“还不饿?”

  许佑宁刚想说什么,穆司爵就看了看时间,不容置喙地接着说:“很晚了,不饿也要吃。”

  这么强势,不就是穆司爵一贯的风格么?

  所以,刚才不是错觉,一切都是真的——穆司爵是真的可以很温柔!

  穆司爵习惯性地要去抱许佑宁,脚上的疼痛却适时地提醒他,他暂时没有那个能力了。

  许佑宁注意到穆司爵的异常,问:“你的伤怎么样?”

  “没什么大碍。”穆司爵轻描淡写,“不过,今天不能抱你了。”

  “没关系。”许佑宁站起来说,“我又有没有受伤,可以自己走,你带我就行了。”

  穆司爵牵着许佑宁的手,朝浴室走去。

  看不见很痛苦,假装看不见,也很痛苦。

  许佑宁的脚步不但要显得很迟疑,双手还要不停地摸索,不让穆司爵看出任何破绽。

  穆司爵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带着许佑宁洗漱完,早餐也送过来了。

  吃早餐的时候,许佑宁演得最为辛苦。

  东西明明都在眼前,她看得见摸得着,但是为了隐瞒真相,她只能给自己催眠,她什么都看不见,然后接受穆司爵的“服务”——喝牛奶要他递过来,吃东西也要他喂到嘴边。

  不过,不能否认的是,这种感觉,很不错。

  吃完早餐,许佑宁假装不经意地问起:“穆司爵,你今天要出去吗?”

  “不用。”穆司爵说,“有什么事,在这里处理就好。”

  穆司爵当然不愿意被困在这里。

  但是,他受了伤,现在名义上也是医院的病人,宋季青特地嘱咐过,没有医生的允许,他不能私自离开医院。

  不过,这些事情,没有必要告诉许佑宁,让她瞎担心。

  许佑宁假装很高兴的样子:“你在这里陪我也好!”

  两人吃完早餐,宋季青和叶落一起出现在病房,宋季青说是要替穆司爵检查伤口,直接把穆司爵带走,叶落留了下来。

  这样,正中许佑宁下怀。

  许佑宁看着叶落,神色颇为严肃:“叶落,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叶落看了看手表:“我有三十分钟的时间,你问吧。”

  说完,叶落抬起头,正好对上许佑宁直勾勾的视线。

  叶落猛地反应过来,诧异的看着许佑宁:“你看得见我?”

  许佑宁缓缓地点点头:“我也觉得很惊讶,今天早上醒过来,我突然又看得见了。叶落,这是为什么?”

  叶落的眸底掠过一抹微妙,不动声色地说:“当然是因为我们治疗起作用了啊!”她显得很兴奋,“我们对你的治疗,其中也有帮助你恢复视力的,但是我们不确定能不能起效,所以就没有告诉你,现在看来,治疗奏效了!”

  许佑宁小鹿一样的眼睛闪烁着狂喜:“叶落,那这是不是说明,我的情况开始好转了?”

  叶落愣了一下,不置可否,过了好一会才说:“具体情况,还是要等检查后才能确定。”

  许佑宁就当叶落是肯定她的猜测了,笑意不受控制地在脸上泛开。

  “对了,”叶落问,“穆老大是不是不知道你看得见的事情?”

  叶落记得,她进来的时候,穆司爵明显还把许佑宁当成一个失明的人对待。

  果然,许佑宁点了点头,笑着说:“我想给他一个惊喜。”

  叶落正想问许佑宁有什么计划,阿光就冲进来:“七哥!”

  看见病房内只有叶落和许佑宁,不见穆司爵的身影,阿光愣了一下,忙忙道歉:“对不起,我刚才给七哥打过电话,他说他在病房,让我直接过来,我就……我……”

  “好了,不用解释了。”叶落善解人意的笑了笑,“我理解。还有啊,穆老大和宋季青去做检查了。”

  “哦,我知道。”阿光说着就要走,“那我去找七哥了。”

  “阿光,等一下。”许佑宁叫住阿光,“我想知道昨天晚上的具体情况,还有,司爵的伤势究竟怎么样,严不严重?”

  阿光一时也没有注意到许佑宁的异常,走回来,为难地沉吟了一下:“昨天晚上的情况……七哥肯定不会如实告诉你的。佑宁姐,还是我来告诉你吧。”

  “嗯。”许佑宁点点头,“你说。”

  “你被困在地下室的时候,入口不是被堵住了嘛。我们一开始的时候就知道,房子随时有可能塌下来,导致地下室完全坍塌。所以七哥要求我们,加快清障的速度,要在房子塌下来之前,把你救出来。但后来,房子还是先塌下去了……

  “我先发现的,我叫了一声,所有人都躲开了,只有七哥,他义无反顾地跳到了地下室……”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wma.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wma.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